陈忠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

【CAVS 2020】郁正亚分享《上臂动脉变异对动静脉内瘘成熟的影响》(8.22)侧记

6.jpg

  (365医学网 分享)“自体动静脉内瘘具有并发症少,成熟后远期通畅率高等优点,是尿毒症患者理想的长期血液透析通路。但也存在成熟期长甚至难以成熟的问题。近期我们发现,除常见的吻合口、近吻合口狭窄以及流入道动脉狭窄性病变外,先天性上肢动脉变异对自体动静脉内瘘成熟过程中的影响也不可忽视。本次会议发言中初步探讨了上肢动脉变异对于动静脉内瘘成熟影响的机制以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单中心数据。”这是在2020年8月22日举办的“中国医师协会血管外科医师分会第二届学术年会”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同仁医院血管外科郁正亚教授的主旨内容。


6.1.jpg

郁正亚教授授课


  郁教授最后总结表示:上肢动脉变异并非少见,肱桡动脉变异为主要上肢动脉变异类型,利用变异动脉建立肢体远端内瘘存在FTM或血栓风险,术前超声检查可明确是否存在动脉变异,而上肢动脉变异内瘘建立以下原则即1)吻合口近端化(与变异动脉吻合;2)与主干动脉(肱动脉)的延续动脉吻合。


  据悉本次大会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医师协会血管外科医师分会主办,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承办。开幕式及全体委员扩大会议时长3.5小时,来自全国血管外科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线上,共襄盛举,开幕式共有15654人在线观看,持续在线观看全部时长的有269人,点击量达92910人次。


  本届学术会议在8月20日-22日将继续举办三天的学术会议,每天同时设有4-5个分会场同时进行,共设有25个学术时段,邀请了国内著名专家教授和全国血管外科医师,共同聚焦血管外科规范化培训和学术前沿,探讨血管外科领域年度热点内容,搭建血管外科医师学习交流的平台,全方位展现血管外科领域的最新成就和发展趋势!此次的会议不仅让我们收获了知识,更收获了友谊。让我们期待再相约!


专家简历

  郁正亚,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兼普通外科主任,首都医科大学血管外科学系副主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首都医科大学全科医学兼职教授。

  社会兼职:

  中国医师协会血管外科医师分会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腔内血管学专业委员会血透通路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院协会血液净化中心管理分会委员,

  中国微循环学会血管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装备协会创面修复分会副会长,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血管外科分会颈动脉学组常务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糖尿病足分会常务委员,

  国际血管联盟中国分会血液透析通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国际静脉学联盟中国静脉学会委员,

  北京医学会外科分会委员,

  北京医学会血管外科分会常务委员,

  北京医学会创面修复学分会常务委员,

  北京医师协会血管外科专科医师分会常务理事,

  北京医师协会血液透析通路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周围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

  北京生物医学工程学会血液净化专业委员会副组长,

  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委员,

  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血管外科专业委员会血液透析通路学组副组长,

  首都医科大学血管外科学系系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血管外科杂志编委,

  中国血管外科杂志(电子版)编委,

  中华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成员。

  发表在SCI收录、中华系列、核心期刊论文80余篇,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近70篇。主编《血液透析通路百例实战-手术分册》(科学出版社2019)、《透析用血管通路建立手册》(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维持性血液透析用血管通路的建立(DVD)》(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 2012)。参与编写论、译著3部。曾经主持包括国家自然基金在内的多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  

  主要从事的重点临床工作和研究方向:

  急、慢性下肢动脉闭塞性疾病的治疗,包括外科手术和血管腔内介入治疗。下肢缺血性疾病的介入和开放治疗。主动脉疾病的外科手术和血管腔内治疗。颈动脉疾病的外科及腔内介入治疗。复杂透析血管通路的建立、翻修和并发症处理。各种静脉疾病,包括静脉曲张微创手术以及静脉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手术和介入治疗等。下肢缺血性溃疡(包括糖尿病足)、静脉性溃疡、压疮等慢性创面的综合治疗。

  主要研究方向为复杂血液透析通路的翻修和维护、透析通路狭窄机制、尿毒症合并周围血管疾病的治疗、外科免疫等。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287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