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隆福

浙江省宁波市第二医院,心内科主任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何以为惧(1)

  结合国家卫健委和各地卫健委的通报数据,截至2020年1月30日8时30分,全国已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7736例,死亡病例170例,治愈126例。以此计算病死率为2.20%,若加上疑似病例12167例,病死率仅为0.85%(170/19903),可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死率并不高。


  尽管如此,每一个鲜活生命的逝去都会让人扼腕痛惜。让我们记住他们,更应让历史记住他们。


  这样我们来看国家统计局国家数据公布的关于“甲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过去八年死亡人数最多的两种传染病分别为艾滋病与肺结核。

 

http://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


附图:

 

  以2018年中国大陆为例,艾滋病每天新增病例176例(全年64170例),每天新增死亡51.45例(全年18780例),病死率高达29.27%。


  生活中,虽说“谈艾”色变,但尚不至于恐慌,尽管相较2011年,(仅用8年时间)2018年艾滋病发病人数增加了214%(64170人 vs 20450人),(增加了3.13倍),死亡人数增加了104%(18780人 vs 9224人)(增加2.04倍),但人们依旧平常心生活,全社会同时呼吁关爱而非歧视艾滋病感染者,并随红丝带舞动。


  如果你说,艾滋病并非空气、飞沫传播,而是通过血、性与母婴传播。我们就来看同样由飞沫传播,排在传染病死亡人数第二位的肺结核,一种最常见的呼吸道传染病。


  同样以2018年中国大陆为例,肺结核平均每天新增病例2256例(全年823342例),每天新增死亡8.6例(全年3149例),病死率为0.38%。虽说病死率仅为新冠肺炎一半不到,但肺结核却是一个宣称可被治愈的疾病。从上边图表不难看出,肺结核在过去的几年中,病死率有上升趋势,但人群仿佛从未有过“谈痨”色变的历史,即便在“人血馒头”或“阳光沙滩”的不治年代。


  那么,今天我们何以会对新冠肺炎如此恐慌,每日新增例数不过数百及至上千,但多为轻症,甚至感染未必发病。一个病毒与人类自限性的“游戏”,却引发人类群体性恐慌,“万户萧疏”大过年,你让新冠病毒怎么看人类,更让爱滋病毒怎么想,还有那流行了数百年并被宣称可治的结核杆菌,岂不被气死。当然了,气死了更好。


  今天新冠病毒既然跟人类玩,咱就跟它玩,无非是口罩、距离加上分散行动、重点隔离。人类无需恐慌,当下最需要的是淡定,装扮好了再出门,不得已了再就医(其实医疗针对病毒,真的帮不了太多,无非是有限地对症与有限地管理并发症),利用透明信息加以重点防控,各个击破,游击加百团,打好一场群众性的防疫战。


  随着疫情的发展,相信各种妖孽也会随之而来,什么预防药、特效药的,我们只相信疫苗,只相信政府,众志成城、同心协力,就定能让疫病自生自灭,自讨无趣。


  艾滋、结核都不怕的人类,何惧新冠。


随附宁波鄞州区白鹤社区主任中医师蔡民坤观点: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2,524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