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宏

浙江省人民医院

王利宏专访:新理论 新策略 新成果 推动心血管疾病临床技术革新

  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的五年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优异成绩和快速发展。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的浪潮中,涌现出了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丰富的临床经验、朴素严谨的工作态度、勇于创新的管理理念,为人民健康做出贡献。


  他从事心血管病学科专业二十余年,在心房颤动、先心病、冠心病、心力衰竭疾病的综合诊疗方面具有较深的造诣,已主刀完成各种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术、冷冻消融术、心脏起搏器植入术、左心耳封堵术和先心病、冠心病介入手术等数千例,获得全国广大患者和心血管病学科领域好评。


  他是国家卫生部心脏介入手术培训导师,浙江省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副主任委员,杭州医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内科学教研室主任,浙江省心脑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心律失常介入诊疗工程技术人员培训基地负责人,浙江省卫生高层次创新人才、浙江省新世纪151人才工程第二层次培养人员。曾获得国家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二等奖,并主持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省自然科学基金等课题10余项,在国内外核心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以此推动了我国心血管病学科技术的向前发展。


  他曾远赴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工作,目前在担任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的同时,兼任大内科教研室主任,在见习同学、实习同学、规培医生、进修医生、研究生等教学方面有着卓著的成效,为省内外多家医院培养了大量心血管介入诊疗医生,以及培养了众多优秀的心血管内科医务工作者。他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谱写着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篇章。


  他就是王利宏,我国知名心血管病专家,医院学科建设管理的实践者,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委员,浙江省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副主任委员、移动医疗学组组长,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大内科教研室主任。


  记者:王教授,您多年来致力于心血管疾病临床研究,曾荣获国家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项,尤其是在心房颤动、心力衰竭、冠心病的临床诊疗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据了解,心房颤动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慢性心律失常,其主要治疗方法涉及心脏复律并维持窦性心律、控制心室率以及抗凝预防脑卒中等方面。然而,单纯的心房颤动射频导管消融治疗可以改善患者症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但不能有效预防脑卒中。将射频导管消融与左心耳封堵联合实施的“一站式”治疗就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心房颤动综合管理方法。作为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大内科教研室主任,请为我们阐述一下,心房颤动射频导管消融联合左心耳封堵的一站式治疗进展?


  王利宏教授:心房颤动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慢性心律失常,其主要治疗方法涉及心脏复律并维持窦性心律、控制心室率以及抗凝预防脑卒中等方面。然而,单纯的心房颤动射频导管消融治疗可以改善患者症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但不能有效预防脑卒中。新兴的左心耳封堵术可替代抗凝治疗,成为心房颤动脑卒中预防的重要治疗手段,但不能改善心房颤动患者症状。因此将射频导管消融与左心耳封堵联合实施的“一站式”治疗就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心房颤动综合管理方法。  


  心房颤动是临床最常见的慢性心律失常,其在普通人群中的发病率大约为1%~2%。截至2010年全球心房颤动患者约有3350万,心房颤动患病率及发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增加。心房颤动的主要危害为增加脑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风险。对于非瓣膜性心房颤动患者,缺血性脑卒中和全身性栓塞的风险较一般人群增加5倍。因此,在心房颤动的防治过程中,不仅需要关注心率和节律,更需要重视预防脑卒中。将射频导管消融(下称消融)与左心耳封堵联合实施的“一站式”治疗已成为一种较为理想的心房颤动综合管理方法。以下我对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孕育背景、实施现状、存在问题及进展方向等方面作以综述介绍。


第一,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背景。


  基于肺静脉前庭隔离的心房颤动消融术是目前心房颤动患者心脏复律并维持窦性心律的主要方法。2016 年欧洲心脏协会(ESC)心房颤动指南将消融治疗对有症状的阵发性心房颤动患者作为Ⅰ类推荐,对有症状的持续性心房颤动患者作为Ⅱa类推荐。而对于某些特殊人群,积极的心脏复律治疗更有其积极意义。如 CASTLE- AF 研究提示,对于心房颤动合并心力衰竭的患者,使用消融治疗相较于抗心律失常药物可明显降低复合终点死亡率以及减少因心力衰竭恶化的住院率。然而,尽管随着消融理论与技术的进步,心房颤动的节律治疗取得了长足进展,但目前仍无证据表明仅仅依靠消融便可减少脑卒中的发病率。如 2018 年美国心律学会(HRS) 年会公布的 CABANA 研究显示消融治疗组与药物治疗组比较,尽管心房颤动复发率显著降低,但两组脑卒中的发病率并无显著差异。2016 年ESC 的心房颤动指南中明确指出,对于消融术后的患者,无论其是否有心房颤动复发,如 CHA2DS2- VASc 风险评分>2 分,则仍需坚持抗凝治疗。


  在心房颤动预防脑卒中、抗凝治疗领域,尽管利伐沙班、达比加群酯等新型口服抗凝药的应用提高了抗凝治疗的安全性,但仍有部分患者因同时伴有抗凝治疗的禁忌证而无法通过药物治疗获得有效的脑卒中预防,故左心耳封堵技术应运而生。该领域早期的 PROTECT- AF 研究应用Watchman装置封堵左心耳并与应用华法林抗凝治疗进行对比,结果发现对于脑卒中预防其有效性不劣于华法林,中期及长期结果显示其有效性优于华法林,且安全性也不劣于华法林。因此在 ESC 的指南中左心耳封堵已作为Ⅱb 类适应证被推荐应用于高血栓栓塞风险且合并长期口服抗凝药禁忌的心房颤动患者。


  2014年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定义的左心耳封堵适应证为CHA2DS2- VASc 评分≥2 分,同时具有以下情况之一:一是不适合长期口服抗凝药;二是服用华法林INR达标的基础上仍发生脑卒中或栓塞事件;三是HAS-BLED 评分≥3分。

 
  综上而言,心房颤动消融治疗虽然可以改善症状,降低死亡率以及住院率,但不能降低脑卒中风险;而左心耳封堵可有效预防卒中,但不能消除心房颤动症状。因此,将这两种互补的介入治疗方式有机结合成为了目前心房颤动综合防治的理论基础及临床实践背景下的必然结果。鉴于上述两种介入术式均通过股静脉入路并在左心房内进行操作,故将分期进行的两项手术在一次手术中分前后两个步骤同时完成——即采用“一站式”治疗方式已成为目前心房颤动综合管理最优化的介入治疗方案。


第二,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可行性。


  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模式自问世以来,已在多个中心独立地开展了多个临床研究。Swaans等最早于2012年即报道了该中心连续30例阵发性或持续性的非瓣膜性心房颤动患者,所有患者CHADS2评分≥1分且存在口服抗凝治疗的绝对或相对禁忌证。这些患者接受了消融以实现肺静脉隔离,并同时使用Watchman装置进行左心耳封堵,结果发现围手术期并发症者为3例。在之后平均12个月的随访中,70%的患者维持了窦性心律,无封堵器相关的血栓栓塞事件,3例患者出现严重的非手术性出血事件。之后,Calvo 等于2015年报道了35例有症状的难治性心房颤动患者,其平均CHA2DS2-VASc评分及HAS-BLED评分均为3分。所有患者均接受消融+左心耳封堵(29例Watchman和6例ACP封堵器)的联合手术治疗。结果提示围术期有3例患者出现心包压塞,术后3个月所有患者超声评估左心耳封堵无一例渗漏。术后平均随访13个月78%的患者无心房颤动复发。


  此外,还有中心开展了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前瞻性研究。有学者在10个中心共纳入139例患者接受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其平均CHA2DS2-VASc评分为(3.4±1.4)分,HAS-BLED评分为(1.5±0.9)分。术中所有的患者均成功植入了Watchman封堵器。结果发现总体30d严重不良事件发生率为8.7%,设备和(或)手术相关的不良事件发生率为1.4%,主要为需要干预的心包积液。但30d内无一例脑卒中、器械相关的栓塞或死亡。而30d出血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为2.9%。上述结果均表明对于非瓣膜性心房颤动和高脑卒中风险患者的“一站式”治疗安全、有效。


第三,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问题。


  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术中因一次需要完成消融以及封堵两个步骤,因此必然存在消融与封堵孰先孰后的问题,以及由此而引发可能的孰优孰劣之争。目前认为对于先消融后封堵的术式,由于左侧肺静脉前庭的隔离会对左上肺静脉与左心耳之间的嵴部进行消融,因此该位置产生的水肿等效应可能影响封堵器的后期封堵效果,导致术后残余漏的发生;而对于先封堵后消融的术式而言,由于封堵器的存在,后继对嵴部的消融会带来不便,对消融手术效果产生一定的影响。


  Romanov等纳入89例阵发性或持续性心房颤动合并高血栓栓塞和出血风险的患者,随机分配到消融组或左心耳封堵(Watchman)+消融组,以评估左心耳封堵是否会对心房颤动消融抗心律失常作用产生影响。术中对98%的患者植入了心电记录仪以保证对心率的持续监测。结果发现尽管在术后3个月的空白期内封堵+消融组的心房颤动负荷显著增加,但之后随访24个月发现,与单纯消融组比较,左心耳封堵并未影响心房颤动消融的成功率。Singh等评估了心房颤动消融完成肺静脉隔离后患者左心耳口径的大小和组织学特征的变化。该研究共纳入8例患者,在消融后48h和3个月接受增强MRI检查以对比上述指标的变化。结果发现首次接受心房颤动消融术的患者在术前、术后48h以及术后3个月未发现左心耳直径、面积或组织学特征的显著变化。这一研究结果提示先消融后封堵的手术方式可能不会影响左心耳封堵效果,对先消融后封堵的术式提供了理论上的依据。当然,也有文献直接对两种术式进行了对比研究。该试验共纳入了82例心房颤动患者,均实行了心房颤动消融联合左心耳Watchman封堵的“一站式”治疗。其中52例患者采取先封堵后消融,其余30例采取先射频后封堵的术式。结果显示两种不同顺序的术式均安全、有效,但是由于随访时发现先封堵后消融组术后封堵器周围渗漏发生率更低,因此提示先封堵的术式可能更优。当然,上述结论仍有待进一步的大型临床研究予以验证。


  但是,目前关于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射频消融+Watchman伞片封堵。而在临床实践中,消融手术可用不同的能量,除射频消融外、还有冷冻消融,以后还有超声消融、激光消融等等,术式也有所不同;左心耳封堵器除Watchman这种“塞子”型之外,还有 ACP、Lambre等“盖子”型的封堵器。上述这些因素纳入考量并生成不同的排列组合则可选择的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术式将更为错综复杂。但同时这多种可选的术式也可为寻找最佳的“一站式”方案提供了备选方案,这也是未来心房颤动“一站式”手术日趋完善所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


  除此之外,心房颤动“一站式”术后的抗栓治疗仍是有待商榷的问题。目前左心耳封堵术后的主流抗栓方案为双联抗血小板治疗3~6个月,之后再过渡到单药抗血小板治疗。心房颤动消融术后常规抗凝2个月,之后根据 CHADS- VAS评分再决定是否长期抗凝。两项手术一起做,术后抗栓方案目前没有统一标准,也缺乏专家共识。Fauchier等于2018年报道,通过回顾性分析5年内接受Watchman或 ACP封堵的患者,发现左心耳封堵术后的血栓栓塞发生率仍高达 7.2%/年,其独立危险因素为器械相关的血栓形成以及伴有血管疾病,这可能与术后抗栓治疗不够充分有关。这个研究结果警示我们现行的封堵术后抗栓治疗方案可能过于乐观。由此也提示我们对于“一站式”术后的抗栓治疗更需审慎。较之目前的抗栓治疗现状,是否适当延长抗凝治疗时长,探索更优化的抗栓治疗强度与时程是未来研究需要解答的问题。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适应证的掌控。上述Fauchier等的研究提示即使实施了心房颤动左心耳封堵,血栓栓塞亦不罕见。相比之下,国内左心耳封堵后脑卒中发病率较低则提示可能多数低脑卒中风险的患者被纳入了封堵治疗。基于此,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的适应证也应严格掌握并实施于真正由左心耳封堵指征的患者,以保证患者能真正从中获益。


  总之,综上所述,心房颤动消融联合左心耳封堵的“一站式”治疗不仅缓解患者症状、兼顾脑卒中预防,是综合目前理论背景及临床实践条件下体现心房颤动综合管理的可能的最优化介入治疗方式。目前报道的研究中未发现同时实施消融和封堵可能存在拮抗或潜在不良的互相影响因素。文献报道也未发现有更多的围术期并发症或不良事件发生,因此有理由相信心房颤动“一站式”治疗安全有效。但是,“一站式”治疗的各种术式仍待探索与优化,并需建立严格的适应证范围,以拟定“一站式”治疗的最佳策略并救助最佳适应人群。


  记者:据了解,目前心力衰竭发病率在快速上升,房颤和心衰是 21世纪新的心血管流行病,临床实践中心衰患者常合并房颤,房颤患者也常合并心衰,随着房颤分级的加重,心衰的患病率逐渐增加。请您谈一谈房颤合并心衰存在哪些不可控的危险因素,患者在用药方面有哪些注意事项?


  王利宏教授:心脏病学泰斗Braun Wald教授曾说过“21世纪心脏病学领域的两大主题是心衰与房颤”。目前,从国内心脏病学界如火如荼的心衰中心及房颤中心建设即可见一斑。谈到心衰合并房颤的危险因素以及药物治疗,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阐述:


  首先,从病理生理学角度而言,心衰常伴有心室前负荷的增加,导致心房压力及容量负荷增加,结果可引起心房的增大,后者可导致心房结构及电生理特性的“重构”,这种重构效应可导致房颤的诱发及维持;而房颤的发生与维持可导致心房收缩能力丧失,且往往伴有心室率的增快,从而加重心衰。因此,房颤与心衰是互为因果,互相恶化的关系。Framinghan研究表明:约有2/3的心衰患者伴有房颤,反之约有1/3的房颤患者伴有心衰,这也从流行病学角度印证了上述理论。


  其次,房颤合并心衰的危险因素可以从两者各自的危险因素及其相互联系进行分析。首先,房颤的常见临床危险因素有高龄、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心脏瓣膜病、心衰、肥胖、OSAHS、吸烟、饮酒、甲亢、以及心肌病等。而慢性心衰的危险因素也不外乎上述各种心脏基础疾病以及房颤本身。因此可见两者共享较多常见的共同危险因素,而其中除了高龄是唯一不可逆的因素之外,其余各种危险因素均可予以临床干预。然而,房颤的单纯一级预防——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房颤的“上游治疗”尚缺乏明确的药物或措施,但从危险因素的角度而言,对上述各种临床心血管疾病的预防从某种意义来说也就是对房颤的预防。因此,对于控制房颤合并心衰的危险因素而言,其本质涉及到各种临床心血管疾病的一级和二级预防,虽然可控可干预,但仍任重道远。


  最后,我认为房颤合并心衰的药物治疗需注意以下方面。第一,心衰是房颤并发卒中的重要危险因素,CHA2DS2-VASc评分中有心衰的患者往往合并冠心病等基础疾病,有较高的卒中风险,因此需强调抗凝治疗。2019年ACC/AHA/HRS的房颤指南更新中提到,对于非瓣膜性房颤患者符合抗凝指证的人群,建议优先选用NOAC治疗,后者被证明在疗效不劣于华法林的前提下可显著降低出血事件的发生率,特别是颅内出血等致命性出血并发症;第二,心衰合并房颤的患者多伴有心率的增加,因此需要加强对心率的管理。目前除了β受体阻滞剂、非二氢吡啶类钙通道阻滞剂、以及洋地黄类药物之外,尚无房颤心率控制的新药问世。但对于有CIEDs植入适应证的患者,可以选择CRT或希浦系统起搏的同时予以消融房室结;第三,房颤合并心衰的患者目前建议尽可能转复并维持窦性心律。2017年公布的CASTLE-AF研究证实,对于房颤合并心衰的患者,积极予以导管消融房颤对降低全因死亡率以及因心衰恶化的住院有明确获益。

  

  记者:据了解,为推动我国心血管病学科的不断向前发展,搭建产学研交流平台,令人瞩目的“2019中国之江心律与循环论坛”于今年3月14日在杭州召开,作为大会主席,从前期筹划到嘉宾组织邀请,您一定付出了很多精力,请您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亮点和重点学术内容都有哪些?


  王利宏教授:之江论坛发展至今已有13年了,在广大同行的大力支持下,会议的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提升,从一个区域性的小型心律失常专业论坛变成涵盖心血管病主要疾病的大型综合性学术会议。本届会议规模也是论坛创建以来最大的,其中开设:无创心电学与现代起搏进展培训、心律失常、心脏起搏、冠脉介入沙龙、心脏康复、高血压、心力衰竭、房颤抗凝、心血管病进展、护理论坛与心血管临床社区医生论坛等论坛。本次会议邀请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和学者做大会发言及专题讲座,就心血管病新理论、新策略、新技术及相关研究成果进行交流和研讨,为广大医生和社区医务工作者提供展现自我的平台,同时达到促进学术交流与新技术推广之目的。


  之江论坛一直以来以心律失常综合诊治技术为特色,涵盖无创心电生理、心内电生理、射频消融、起搏器、心律失常药物治疗等方面,成为心律失常诊疗领域专家们的交流的优秀平台。近几年,之江论坛还加入了冠脉介入、心力衰竭、高血压、心脏康复、护理、社区医生等版块,内容愈加丰富,可谓好戏连台。


  记者:王教授,您担任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至今,作为科室主任、学科带头人,请您畅谈一下,本科室在临床医疗、科研、教学工作上所取得的成效?以及对科室团队未来的发展方面有着怎样的设想和计划?


  王利宏教授:三年前我从屈百鸣教授手中接过心内科主任的职位时,肩上的担子还是很重的。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在屈主任的带领下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建立了一支有战斗力的团队。作为新的科室带头人,我的目标不仅仅是延续这种积极发展的趋势,还希望在各方面都有所突破,让科室的发展进入一个新的快车道。因此,我尝试在医教研以及科室管理上全面开花。


  医疗上,我进一步强化了亚专业分工,为每个主要的亚专业方向的团队建立了合理的梯队结构,让中青年医生的临床技术成长有空间、有盼头,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我还产生进行了新的医疗组制度改革,充分调动医生的积极性和能力,使得科室临床业务指标有了飞跃式的发展。


  科研是我们科室以往的弱项。在这几年中我特别加强了科研文化和团队的建设,通过调动大家科研积极性,结合引进科研人才,鼓励科研团队合作,加强科研目标责任管理,开展科研沙龙等多种方式,让心内科的科研实力迅速提升,近三年发表SCI60余篇,总影响因子超过200分,获得国自然3项,省级课题10余项,总研究经费超过300万,一跃成为医院的科研明星科室,多次获得医院最佳科研科室。


  教学也逐渐成为我们科室的一大特色。近三年来,科室的教学氛围和水平不断提升。无论是科室内部的业务学习、病例讨论还是针对学生的各类讲课,都成为了科室严格执行的规章制度,并严格监督评估教学质量。多次获得医院最佳教学科室和个人奖项。针对进修生、规培生、实习生的教学,科室以“用技术去带领、用真心去对待、用爱心去关怀”的教学理念,获得了广大学生的好评,树立了良好的口碑。我们还积极请进来走出去的理念,每年都派出骨干出国学习,或请国内外知名专家来院讲学交流,提升视野和能力。


  在科室管理上,科室不断强化医疗质量安全文化建设,建立了每周一次的科室质量安全会议,追求实效,不流于形式,并做到质量监管分工明晰、质量安全责任到人,结合绩效和奖惩措施,让科室医护人员逐渐培养出良好的质量安全文化意识。科室连续三年获得医院医疗质量安全第一名。


  现在的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是一个朝气蓬勃、积极进取、勇于开拓的团队,团队的学历、职称、年龄构成都很不错。虽然大家来自各个学校和医院,有着不同的思想和背景,但在包容并蓄、团结合作、求同存异的科室文化背景下,这些却恰恰可以成为一种优势,不同的思想可以碰撞出创意的火花,不断为这个团队添加活力。未来科室的发展,将继续强化基础和内涵建设,积极开展院内外合作,以包容开放的姿态、共赢发展的意识推动科室的不断进步,并努力在某几个点上实现突破,将影响力扩展到全国。


  记者: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目前在您的带领下取得了可观之成绩。作为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大内科教研室主任两个中心的负责人,最后请您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本科室的特色技术都有哪些?


  王利宏教授: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是医院重点扶植学科,技术力量雄厚,科研设备先进,综合实力居省内领先水平,具有鲜明的临床特色。


  其医疗范围,主要治疗心血管疾病,如高血压病,冠心病,先天性心脏病,心房颤动、室性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等疾病。以心血管病介入诊疗为特色,能够开展目前所有国内主流的心血管介入诊疗技术,技术全面,包括:冠脉介入诊疗技术(如冠脉造影、冠脉支架植入、血管内超声(IVUS)、冠脉血流储备测定(FFR)、冠脉药物球囊、冠脉内旋磨、肥厚性心肌病化学消融等)、心内电生理检查、射频消融(如室上速射频消融、室早/室速射频消融、房扑/房颤射频消融等)、冷冻消融(如室上速冷冻消融、房颤冷冻球囊消融等)、心脏起搏器植入(如单腔起搏器、双腔起搏器、三腔起搏器CRT/CRT-D、除颤起搏器ICD、植入术心电记录器等)、先天性心脏病介入封堵术(如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卵圆孔未闭等)、左心耳封堵预防房颤血栓等。


  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是国内最早引进先进的心内膜激动标测系统(Ensite3000)医院之一,开创了国内三维电生理标测指导射频消融的先河,在无X射线射频消融术治疗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方面处于全国领先水平。


  冠脉介入团队在省内率先开展急性心肌梗死的急诊介入治疗和主动脉内气囊反搏抢救急性心肌梗塞泵衰竭。也是国内最早应用冠脉内血栓吸出术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医院之一。近年应用经皮心肺辅助循环支持技术(叶克膜),打破极危重冠心病患者介入治疗的禁区,为我国冠心病极高危患者介入治疗提供保障措施的经验与实践。在省内最早采用介入技术封堵心肌梗塞室间隔穿孔,努力拯救高危患者的生命。近年来冠脉介入团队不断提示技术能力,充分利用血管内超声、冠脉血流储备测定、冠脉药物球囊、冠脉内旋磨等技术提示冠脉介入诊疗的质量,解决了很多高难度高风险的冠脉病例,得到了广大患者的认可和同行的肯定。手术质量和数量均不断提升,并利用双下沉到基层医院开展手术演示教学,帮助培养基层医院的介入技术能力,影响力不断提升。


  先天性心脏病团队在浙江省率先应用Amplazer封堵器治疗先天性心脏病,开展室间隔缺损、房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肺动脉瓣狭窄等先天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在省内率先开展心脏起搏器植入技术,心脏再同步化治疗及除颤起搏器技术已达省内领先水平,近年来,年植入心脏起搏器近500例,其中CRT-P/D和ICD植入量近百例,处于省内领先。


  此外心内科还大力开展无创心脏电生理、运动试验、心功能评测、起搏器程控等项目。近年来,还不断引进消化吸收国内外先进的临床技术并积极创新,为解决临床问题提供新的方案,临床技术能力不断提升。


文章延伸阅读:

 

人物简介
  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浙江省人民医院心内科主任、大内科教研室主任,杭州医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内科学教研室主任,浙江省心脑血管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浙江省中医药(中西医结合)重点学科负责人,中国心律失常介入诊疗工程技术人员培训基地负责人。曾在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工作。目前担任中国心脏学会理事,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与起搏分会技术推广与培训工作委员会委员、中青年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绿色电生理联盟委员,浙江省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心血管学会副理事长,浙江省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理事,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浙江省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副主任委员、移动医疗学组组长,浙江省医学会内科学分会委员,浙江省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分会委员兼秘书。入选浙江省卫生高层次创新人才、浙江省新世纪151人才工程第二层次培养人员、浙江省钱江人才计划。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省自然科学基金等课题10余项,以第一作者和/或通信作者在Circulation、Hypertension、Journal of Hypertension等国内外杂志发表论文30余篇,以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技术奖二等奖。国家重点专项十三五计划、国家卫计委重点专项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心电与循环》、《心脑血管病防治》杂志编委,Diabetes、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ardiology 等杂志审稿人。是国家卫生部心脏介入手术培训导师,已主刀完成各种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术、冷冻消融术、心脏起搏器植入术(包括ICD、CRT、CRT-D)、左心耳封堵术和先心病、冠心病介入手术等数千例。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86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