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传龙

湖北大悟县中医养生馆

曹东义《一技之长空中课堂》之曹传龙《永远的大道国医》第八十三讲一代医家王中阳

  王珪(1264—1354),字君璋,号中阳,道号洞虚子,平江府常熟(今江苏省常熟市)人,为元代著名的医学家、养生学家、道士,是医学史上著名的隐士医家之一,后人尊称他为王隐君或王中阳,代表作为《泰定养生主论》,是一部养生学与痰证学专著。在养生方面,王珪参悟儒、释、道三教,熔道家养生秘要、儒家养生秘要、释家养生秘要于一炉,阐述了个体从孕育到终老不同阶段的养生方法,并突出以“养心”为主,这一养生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如当代国医大师路志正、周仲瑛等也提出了“养生,从养心开始”的观点,只有修心养性,身心健康了,才能益寿延年。同时,王珪对痰证的病因病机及证治多有发挥,被历代医家视为痰证学说开拓创新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临证经验,也主要体现在对痰证的认识与治法方药的创新方面;所创礞石滚痰丸,作为中医临床治疗痰证的代表方剂而被广泛应用。因此可以说,王珪有关痰证的理法方药对后世影响深远,为当今痰派中医的形成开了先河。他的养生之道、学术思想颇值得深入学习和发挥而来更好地弘扬中医学、中医养生学,造福众生。


一代医家王中阳

  王珪,字君璋,号中阳,道号洞虚子,生于元至元元年(也就是公元1764年),卒于元至正十四年(也就是公元1354年),平江府常熟(也就是今江苏省常熟市)人,为元代著名的养生家、道士,是医学史上著名的隐士医学家之一,后人尊称他为王隐君或王中阳,代表作是《泰定养生主论》。在养生方面,王珪提出了以养“心”为主,实践内丹而炼化精气及分段养生以量力而行的养生观点,并阐述了个体从孕育到终老不同阶段的养生方法。同时,王珪对痰证的病因病机证治多有发挥,因而被历代医家视为痰证学说开拓创新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临证经验也主要体现在对痰证的认识与治法方药的创新方面,所创制的礞石滚痰丸,作为中医临床治疗痰症的代表方剂而被广泛应用。可以说,王珪有关痰证的理法方药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王珪之所以取得了辉煌的医养成就了而名垂青史、流芳千古,这主要是得益于他所出生的时代,是医学繁荣、养生思潮蓬勃的时代造就了他。从历史角度来讲,医学的发展与进步总是与它所处时代的诸多因素,如政治条件,经济、文化、科学基础等息息相关,因而准确地把握不同时代医学家学术思想形成的背景,需要返回到相应的时代中去思考,这样才会形成客观全面和深入的认识。


  自公元1126年金国南下攻陷汴京,迫使宋朝廷迁于临安,从此南宋、北金对峙百余年。在此期间虽是战乱不断,但医学发展却是一派繁荣景象,随着医学研究重心转向临床发展,学术气氛逐渐活跃,学派林立,名家辈出。王珪出生之时,正值南宋景定五年,元至元元年(也就是公元1264年)的宋元交替之际,常熟地区经济富遮,文化鼎盛。王珪的一生,经历了元代的盛衰,在医学思想方面受到多方面的影响。纵览《泰定养生主论》一书,其撰述内容不但受到理学的影响,也包括对宗教鬼神信仰的评价,以及对道教内丹修炼体会的记载,对北宋以来运气学说研究的继承等;加之宋元时期临床医学在内、外、妇、儿各科以及《伤寒论》研究的成就显著,因此可以说《泰定养生主论》并非仅以养生为主,而应看作是对宋元时期医学理论和临床经验的一次总结和补充。宋元时期是中医学发展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阶段。两朝政府均对医药事业给予了空前的关注,不仅表现在朝廷决策人事对医药活动的倡行和参与上,而且还反映在兴办医学教育,广征医学资料,整理和校证医书,鼓励家传和师承,颁布医药法令等方面。这些举措对宋元时期医学的发展提供了直接动力,也成为王珪研修医学理论的基础。其次,宋元时期儒、释、道三教有机的融合也为王硅成就医养才干提供了良好营养。在儒、释、道三教之中,对王珪学术思想形成影响最大的是道教。宋元之前道教对中医学理论的形成已经有过一定的贡献,特别是对中医养生学、药物学等的影响尤为深远。宋元时期道教、佛教、儒学的相互影响,已进入全面融会贯通的阶段,呈现出两个重要特点:一是三教合一、三教平等的思想,如南宋王重阳创立了全真道,便是主张“三教从来一祖风,”并以《道德经》《孝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为主要经典;二是内丹理论的进一步完善与传播,如北宋内丹家张伯端的《悟真篇》,认为人体犹如宇宙,以之为鼎炉,若能将身体内的精、气、神三宝炼结成金丹,人便可不死成仙,创造性的发展了丹道修炼理论。受儒、释、道三教的影响,王珪在《泰定养生主论》卷一中,依据三教教义经典对“心”做了解释。并使“养心”的养生思想成为三教共同的语言和联系的纽带。在王珪看来,心为身中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以此养生则寿,没齿不殆;若是心主不明,则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以此养生则殃。因而,只有心不妄用,精充气足,才能健康长寿。王珪说:“天地熔金作一炉,鼎钟孟鉴总由吾;他年要识方圆器,各自而今现造模。”正是依据道教内丹的概念和思维方式,表达了他对隐居生活的感悟。此外,王珪又将道教内丹术有关命门的认识引入到医学之中,从而提出内因虑失,外再受攻,可能会出现“七窍反常,啼号无泪,笑如雨流,鼻不嚏而出涕,耳无声而蝉鸣,吃食口干,寐则涎溢,溲不利而自遗,便不通而或泄”等症状。这些症状,皆由“真阴妄行,脉络疏涩”所致。在治疗这些症状方法上,王珪也倡导采用道家的修炼导引之法,或导引按摩以“通彻滞固”,或通过内丹漱津咽液以“灌溉焦枯”,或以前贤破幻之诗,洗涤胸中的忧结,无欲以安神,而不主张过服药饵。王珪的这种心理干预疗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于今天因工作压力大、生活压力大及学习压力大之下的人们,对缓解情绪,消除紧张仍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在王珪看来,对于那些身心疲惫的人们,只能养心教化,若是一味蛮补,乱用补药者,结果只能是如油尽添油,灯焰高而速灭也,适得其反,遗患无穷。再就是宋元人士的养生思潮对王珪滋养很大。两宋时期,文人涉猎医学,编著方书,特别是热衷于养生的风气空前兴盛,从而呈现出群体重视与实践养生的局面,形成了宋儒养生的态势,蔚为大观。尤其是在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影响之下,“以佛修身,以道养生,以儒治性”的思潮在文人中广为流传,并且构成了两宋文人的思想基础,这些文人,一方面受儒家入世思想的熏染,禀承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另一方面,受道家超然物外、明哲保身等思想影响,学会怎样在世道艰险中保护自己,不去无谓的牺牲生命。此外,谈禅也已经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的时髦风气,如王安石、苏东坡、黄庭坚等文人贤达之士都雅好此道。这些文人贤士在生活态度上提倡随缘任远,自适其宜;在对待功名的态度上倡导“可取则取,不可取则忘”,不贪不欲,逍遥自在,自得其乐;在官场失意时多能以乐观、爽朗的态度对待,无官一身轻,显得超脱旷达。在这样一个经世致用的时代背景影响之下,感照之下,王珪主动中断仕途,转而观道养生,述方内之道,以正其心;述方外之道,以广其志,尽心于医学,以医道而利世,以养生之道而健民。在《泰定养生主论》一书中,王珪论述养生保健理论,由中医元典《黄帝内经》析出,融佛教、道教、儒教于一书,阐述自幼及壮到老,人生多阶段的养生保健原则,且重点论述了“养生贵在养心”的思想,养生之道,养心为重。王珪的这种养生观点大大地促进了中医养生理论及方法的发展。此外,在《泰定养生主论》一书中也显示了古代隐士的尚医情结。


  隐士的出现是中国古代社会所独有的一种现象 。隐士不仅对其他阶层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而且对医学的发展也有着重要的贡献。尤其是宋元之际,隐士成了诸多文人的归宿;因为宋元之际是一个特殊的历史阶段。元代实现了国家的统一,结束了连年的战争,但对于南宋的人士来说却是无情的打击,使他们从优越的主人位置一下子跌入到了社会的底层,于是许多文人为了免遭迫害而选择了归隐,不居朝廷,不谋其功,在占卜、医学之中寻找其乐。看破红尘滚滚去,唯有隐士乐陶陶。在大批文人归隐的风尚影响之下,王珪于是也选择了归隐,不过王珪是属于由仕途而归隐的隐士医者,又与众不同。王珪归隐之后不是逍遥人生,而是研修医理,积极实践医术,博闻有验之方并创制自用得力之方以济世人,且不断地整理著述,既立功,又立言,终成一代名医。再者,吴中地区医学的繁荣也为王珪的茁壮成长提供了一片肥沃的土壤。王珪,生平经历了元代不同的时期,虽然也游学到过湖北、湖南、河南等地,但还是多生活在吴中范围。据有关历史文献记载,南宋与北金对峙期间,北方和中原地区的大批官僚、世家大族迁徙到苏州地区,其中有不少精通医学的知识分子,或者是医学世家,他们带来了不少北方的医学知识,为元代吴中医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苏州地区繁荣的经济,发达的交通,人口的增加也为吴中家维持生活、更新知识、积极医疗实践与著书立说等提供了便利,加之吴中地区素来崇尚文化,重视教育,故吴中医家多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好田育好苗,好山长好林。可以说,王珪少年时便得力于吴中地区的文化优势,博览群书,旁涉医理;游宦南方时,勤于将理论与临证实践紧密结合;隐居期间,参悟三教,深究医学理论和研制治疗痰病方药,终成一代医坛传奇。回顾历史看今朝,今天中医学之所以在走向衰败,基层中医匮乏、甚至消亡,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中医赖以滋生浓郁文化土壤了,这是时代对中医造成的悲哀!从这方面而言,王珪是幸运的,是优秀的文化甘霖滋养了他,使他成就了医学事业;其次,王硅之所以取得了造诣颇高的医学成就,也与他自身的因素息息相关。王珪不仅自幼体弱多病,而且他的父母皆有痰病,并整天谈吐不断。因此,王珪自幼就暗下决心,一心事医,既研习医理,又注重临证实践,特别是在养生方面及调制痰病方面更加精研,一为强身壮骨,让体质虚弱者能强健起来;二是让被痰病困扰的人们轻松生活,从而研制出滚痰丸、豁痰汤、龙脑膏等方。到了晚年,王珪又将自己毕生所得撰写成《泰定养生主论》一书。《泰定养生主论》是王珪一生的代表作。该书书名中的“泰定”和“养生主”都来自于《庄子》。《庄子?庚桑楚》篇中讲:“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发乎天光者,人见其人,物见其物。”宇者,胸中也。胸中泰然而定的人,必诚然光明,不斤斤计较,坦坦荡荡,无忧无戚;因此,养生之道的根本途径在于养心。可见,王珪取“泰定”和“养生主”二语入其书名,意思就是强调,养生是一种“道”,而非一种“技”。也可以说,养生的极点或最高境界就是取法自然,有无为而有为,修心养性而已。在养生方面,王珪是综合了道家养生秘要、儒家养生秘要、释家养生秘要,融会贯通,从而使中医养生学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在王珪看来,道家的养生学说是在继承老子、庄子学说的基础之上,糅合了阴阳理论,掺杂了神仙方术而形成的。道家养生抗衰老的鼻祖,当推老子。老子所提出的“自然无为”、“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等观点成为道家养生理论的核心。道家承袭了古代人类敬畏自然、崇拜天地、尊仰日月山川之灵和魂的传统思想,并在此基础之上提出了“道”的理论。所谓的“道”,主要是指自然规律和自然法则。道家认为人类生活在自然界之中,靠自然界中的精气维系生命,所以人在自然界中,一切都应顺从自然界的安排,适应自然环境的变化。这就是道家所谓的“天法道,道法自然”。天有日月阴阳之分,有春、夏、秋、冬四时的变化,人有生、长、老、死的演变,这是“自然之道”,也就是自然界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只有顺应自然界的四季阴阳变化来养生才能健康无病;因而道家所倡导的养生原则是“顺应自然,清静无为”,所谓无为,是指不妄为、不妄动,清静寡欲,不无事生非。人心本来是清净明澈的,如果不能以“清静”为原则、以“无为”作约束,必然导致心智迷乱闭塞,这就是老子所讲的“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乏味,驰骋攻畋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其实,道家虽然主张“致虚极,守静笃”,也就是清静、虚静,但非绝对地静而不动,木然不动的静,像木鸡一样呆在那里,而是静中寓动,动中寓静,动静结合,也就是《老老恒言》中所讲的“静时因戒动,动而不妄,亦静也。”这一动静结合的思想,就是现在我们常说的“劳逸结合”。因而可以说,“清静无为”对于现在浮躁的人们来讲,无疑是最好的养生之道。道家所提倡的“清静无为”的养生保健原则,其要诀就是一个“啬”字。老子说:“治人事天莫若啬,夫惟啬……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这里的“啬”就是保全的意思。道家认为“啬”可以令神完备,精气充足,使精、气、神三者充盛不衰,就能“故其本源而生生不息,安享天年,”从而提出了精、气、神是人身三宝。精、气、神三者又互根互生,三位一体,因而“全精、全气、全神”是长生久视的必要条件,要想做到保持全精、全气、全神就必须啬精气而完神。神是一切生命活动的主宰,是生命存亡的根本;因而清静养神能使机体生理功能正常,抗病力增强,不轻易患病。其道理在于清虚静定以养神,可少费神气,让人健康长寿;若是躁扰不安以耗神,只能是催人衰老而易夭。事实上,道家提出的清静与养神并非教人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而是教人“少私寡欲”,通俗的来讲,就是尽量减少各种贪欲。要知道,只有清静寡欲,才能深蓄厚养,储藏能量,才能专心致志来思考问题,从而对事物作出适当的反应,表现出极大的智慧。进一步而言,清静以养神也并非叫人心如死灰,什么也不想,而是主张努力学习,积极进取,这样才会有所作为。同时只有在清静的基础之上,做到动静结合以养神气,才有利于健康长寿。道家以精、气、神作为修炼养生,抗衰强身的核心,则提出了许多修行的方法,大致可以归纳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服食药饵。

  服食药饵,这是由先秦的神仙方术演变而来,为道家的一贯主张。由于道家对神崇拜、仰慕,所以便传播了许多关于神仙生活图景的描述与传说。从崇拜到追求,道家方士们或寻找名胜仙山,或寻觅神药仙方,或烧炼仙丹,以求长生不老,得道成仙。因此,在道家方土中,精于医道,熟习药物的人较多,他们为寻求长生不老方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物,创造了许多服食药饵及去病延年的方法,如“服食茯苓,不饥渴,除病延年”;“服食玉竹,导脉气,强筋骨,治中风,久服延年”等,对后世服用药物进补养生延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如清代医家沈金鳌就特别推崇药饵及食疗以养精,他所创制的“遐龄万寿丹”,用青缉袋盛之,怀于肚上,常令温暖,温阳健身;还有“五老还童丹”,可起养精益元之佳效;“神仙既济丹”专补诸虚百神,聪耳明目,开心定智,强阴健阳,延年益寿;“补天大造丸”专能壮元阳滋肾水,有天地交泰之妙,是滋阴补阳的圣药,久久服之,身健体壮,延年益寿等等,真是不一而足。


二是吐纳导引。

  道家所提倡的吐纳导引,也就是现代人们所说的气功,从动功与静功两方面来指导人们养生延年。道家把“静功”称之为“性功”,旨在修炼情性,以达到“致虚极,守静笃”的要求,使得“神完、气足、精固”。丹经中所称的“练已”,庄子所称的“心斋”,以及后世所谓的“定观”、“内视”、“意守”、“睡法”等皆出于“静功”。“动功”是由导引发展而来,如老子的按摩法、华佗的五禽戏(是以虎、鹿、熊、猿、鸟五种动物的动作了来引挽腰体,活动关节,从而达到既除疾病,又利手足的效果),以及太极拳、八卦掌等,皆源于动功。此外,道家还特别重视用呼吸锻炼各种吐纳法,如服气法、闭气法、调气法、六字气决、胎息法等。道家所倡的胎息法,是不以鼻口嘘吸,其方法是“三十六咽,一咽为先,吐维细细。纳维绵绵”的咽气、闭气呼呼法。总之,道家所倡导的吐纳导引,其要求是“虚其心,实其腹”,并把精、气、神作为核心,创造出行下丹田之意守的“练精”、守中丹田的“练气”,守上丹田两眉之间的“练神”,简而言之,吐纳导引,就是修练精、气、神人身这三宝。修炼好精、气、神,不但可以防病治病,增智益寿,而且还可以涵养道德,陶冶性情。


三是炼丹修仙。

  炼丹修仙,曾被道家看作是登道成仙的最基本手段。道家所称的丹,有内丹与外丹之分。外丹,就是用铅、汞、黄金之类的药石,按一定的比例配制后,放入丹鼎炉中烧炼,使之产生化学反应、升华,制成“金丹”,认为服用这种“金丹”能练人身体,而令人“不老不死”。受此影响,历史上因服食此类“金丹”而丧生的真是不少,如唐代就有六个皇帝服食“金丹”而中毒死亡。由于道家炼服“金丹”不能达到抗衰老、求不死的目的,因而又提出修炼“内丹”的方法。所谓“内丹”就是借喻“外丹”烧炼的方法,把人的身体看成炼丹的鼎炉,以体内的精、气作为药物,以神(意念)为火候,进行修炼,使精、气、神三宝凝聚不散,致成“内丹”。实际上“内丹”修炼是集静养、吐纳导引诸法之大成的方法。通过“内丹”的修炼方法。可使水火济,心肾交,从而达到心宁、肝和、肾实的目的,心宁则神清智慧,肝和则气畅血调,肾实则精充志强。这些理论对当今养生延年仍是十分重要的。


四是房中补益。

  古代房中术植根于中国古代特殊文化的环境之中,它同古代医学、养生学、神仙思想、哲学认识等都有关系,并且很可能还同古代先民的“种子之术”有关。先秦中原诸子中的道家虽然未涉及房中术的具体方法,但从不同角度探讨了“保精”与生命健康长寿的关系,开始确立房中术的指导思想和一些理论依据,之后深入推动这一领域探讨的是秦汉时期以董仲舒为代表的养生家们。他们将先秦房中抽象的“节欲”发展为在阴阳学说指导下的性关系和性卫生的“中和”、“调和”理论。这一变化对以后房中理论和方法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它几乎成了以后所有房中流派共有的原则,因而可以说受道家房中补益思想的影响,古代养生学家和医学家一向重视房事的调谐养生,他们都强调节制房事,认为和合阴阳,只要交接有道,则可享人伦而达情性,保精气以臻康寿,这些理论至今仍有现实意义。总之,道家有关顺乎自然,去病延年;少私寡欲,恬淡为上;专气致柔,以静为正等养生的观点和方法,对中国传统养生学产生了重大影响。


  儒家的养生学说是由儒家学说的仁爱、中庸思想所派生的。儒家学说是由孔子所创立,是以孔、孟之道为基础的先秦时期最主要的学派。他们宣扬仁、义、礼、乐,以“仁爱”为立身核心,以“中庸”为行为准则,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这种伦理道德观念不仅成为了历代封建王朝巩固统治的武器,而且几乎成了中国传统思想和文化的代名词。虽然儒家学说不专以长寿、抗衰为主,更与“崇尚清静无为”,专事神仙修道的道家有极大的不同,但儒家们所提倡的修身养性,追求人生自我完善的道德行为,均蕴含着抗衰老、求长寿的养生基本原则和方法。儒家的养生秘要就是修身养性,仁寿相兼。孔子所说的“仁爱”思想包含了孝、悌、宽、信、敏、惠、俭、恭、谦、温、刚、毅、勇等道德行为规范,从而要求人们把自我完善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做到为人应“忠恕”,待人应“宽厚”、“宽容”,施人应以恩惠;处事应刚毅、果断;处世应守信、谦虚,不一味追求功名利禄;生活应节俭,不奢侈浪费;待别应恭敬有礼等等。从这些方面进行自我修养,就可达到“仁者不扰”,“君子坦荡荡”的思想境界。一个人若是真的做到了坦坦荡荡,无欲无求,不贪求名利、富贵,内心自然就会淡泊,就能清静和平,无忧无怨,“思无邪”者方长寿,乃是仁人。儒家提出的“仁者寿”的观点,反映了修身与长寿的内在联系。在修身的同时,也包含着养心,如《孟子》讲:“养心莫善于寡欲。”为了更好地养心,儒家还倡导以“心斋”为代表的气功养心法。所谓“心斋”,就是“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神,气也者,虚而持物者也,惟道集虚,虚者心斋也。”其意是通过摒除一切杂念,达到意念守一,呼吸细长,耳不听闻,只有心能感觉,进而使神与气合一,让自然之气随呼吸而出入,从而进入一种清虚、纯静的境界。崇尚自然天地之气,用绵绵细长的自然呼吸方法,不加任何主观意念去控制干扰。虽然这种“心斋”气功简单、平淡,但它能起到养心的效果,也可用于自我锻炼,进而达到修身养性、长寿的目的。


  “中庸”是儒家的思想和行为法则的准绳。所谓“中庸”就是要求人们的所行所为,待人处事,做到不偏不倚,“允执其中”,审时度势,灵活变通,不能太过过分;也不要不及,草草了事。可见“中庸”的观点,实质上就是一种自我调节的方法,让一个在各个方面,如饮食、起居、情志、劳作、活动等方面,不要太过与不及,而应适度相宜。从养生角度而言,这种自我调节方法,目的在于调和气血阴阳,使机体在与外环境适应的同时,保持并调节内环境的平衡,内外协调一致,阴平阳秘,是儒家养生之道的根本方法。若再能做到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饮食有节、起居有时,劳逸适度,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寿,诚乃是健康长寿也。


  释家的养生秘要,是由佛家修行而悟得。释家又称为佛家。相传在东汉明帝永平十年(也就是公元67年),由印度引入佛经,之后佛经翻译更为盛行,佛教法事日益兴盛,渐成佛教教派,与道家、儒家并称三教,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释家与道家不同,他们反对道家的“长生久视”观点,主张“无生”的观点;也与儒家有异,否定儒家的“修身”观点而主张“精神超脱”的观点。释家认为,人无长生不死之理,每一个人都最终难免夭亡,只是寿命有长短不同而已。然而,形体虽消亡了,但精神可以永存,并能轮回转世。释家们提倡人要超脱现实世界,因而提出“四大皆空”的观点;主张无欲无求,修禅养性,重视精神超脱。因此可以说,释家的理论主张及修禅方法,也包含了许多养生的内容:


  一是精神轮回,涅槃清寂。释家认为,人只要做到“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不涂饰香鬘,不歌舞视听,不眠华丽床,不食非时食,不蓄金银宝”这十戒,而清心静养,修禅炼性,也就是摒弃私心杂念,生活简朴,厌弃荣华富贵,不争名夺利,只求粗茶淡饭,清水素食,就能身心健康,不长寿而长寿也。释家的这种简朴的养生观点对于今天那些追求豪华,生活奢靡,饮食不节的人们来说诚乃是一股清泉,滋润身心。


  二是禅修养性,其秘在静。释家以“静”为核心,采用坐禅、呼吸、意守的方法,进行气功锻炼的养生法、延寿法,至今仍被沿袭应用。静者无私心杂念,无是非纷争,从而让身心得到修养生息,健康延年。进而言之,以静养生,清静养神,以静制躁,不仅是养生方法之一,而且也是预防疾病的重要原则。后世医家在释家“静”的基础上又做了进一步发挥,从而提出“恬淡虚无”的养生观念。“恬淡虚无”,就是指心中清静,心静则神不躁,神安则气不乱,精神自可内守。精气旺盛,邪气不能侵犯,疾病便无由以生,当可健康长寿。此外,用神专一,也是“静养”的良法。用神之道,贵在专一,切戒杂乱,只要集中思想,专心致志,神虽动而静也,诸如散步、打拳、养花、种草等,都是动中取静,动而养神之法,神气养足,精神百倍,何乐而不为。


  总之,儒、释、道三教养生之法各有千秋,只有融会贯通,做到修身以儒,治心以释,修行以道,就能福寿延年。


  在痰证方面,王珪论述颇详,认为痰之为病,随气而阻,致病广泛,变化多端。痰证的发生可由六淫、七情、饮食、劳倦等引起,也可由脏腑病理变化影响气、血、精、津液的运行转化而致,即所谓“因病致痰”和“因痰致病”。在治疗方面,王珪指出,对于痰证的治疗应分清病变发生的先后顺序,由痰而引发的其他疾病,需要先逐痰而后才调治其他的疾病;若是由其他疾病而引起的痰证,需要先治疗其他疾病而后逐痰,病去痰除则安。由于王珪对于痰火诸症的研究尤为精辟,所以泻火逐痰便成为他治疗痰病的主要方法。在痰证方药方面,王珪独创治痰三方,其中滚痰丸倍受历代医家所推崇。滚痰丸,清代医家王子接在《绛雪园古方选注》中更名为礞石滚痰丸,药物组成是礞石、黄芩、大黄、沉秀,为“痰热胶结”病机所主的苦寒攻逐之剂,故对于虚痰、寒痰、湿痰、燥痰等,则非其所宜。临床更须中病即止,不可多服,更不可常服,对于身体虚弱者,当慎用。另外,王珪还制有豁痰汤与龙脑膏二方,也比较切合临床施用。豁痰汤是由小柴胡汤合前胡半夏汤化裁而成,取效清疏温利,王珪对此方甚为自信,甚至认为“一切滚痰气之药,无有出其右者。”龙脑膏方由薄荷、甘草、砂仁、防风、白豆蔻、桔梗、川芎等组成,是王珪专为年高不任逐利之痰病患者所制,炮制巧妙,对于风痰热壅,咽膈不利等症状者尤为适宜。在痰证宜忌方面,王珪也有论述,他指出胡椒、干姜辛辣,烧炙煎煿性热之物,发痰助壅,应忌;芋头、山药、鱼腥、油腻、粘滑之物,助湿生痰,也应忌。因此,王珪强调,素有痰疾者,在饮食上应当常食“清凉果木”,但若是暴感风寒之痰病者,应禁食之。总之,“痰生百病”、“百病兼痰”,王珪有关痰证的病因、病机、病形以痰色、痰味、治疗方面的论述,对于今天临床仍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值得深入去研习。


  总结小诗:一代医家王中阳,半官半隐研岐黄。泰定养生主养心,痰病论治切临床。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39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