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景春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PD-1和PD-L1在卵巢上皮性癌组织中的表达及其意义

一、PD-1及PD-L1在多种实体恶性肿瘤中的表达及意义

  PD-1是重要的免疫抑制分子,PD-L1是其配体之一,两者结合后形成免疫抑制分子信号通路,抑制T淋巴细胞的功能,从而使肿瘤发生免疫逃逸。在动物模型中发现,肿瘤细胞的细胞膜表达PD-L1,使T淋巴细胞凋亡或丧失功能,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使肿瘤特异性杀伤T 淋巴细胞的凋亡增加[4]。关于PD-1/PD-L1信号通路及其在肿瘤逃逸中的作用机制已成为当今研究的热点,应用其相应的抑制剂对抗肿瘤的机制也逐渐被认识[7-8]。关于PD-1及PD-L1在多种实体恶性肿瘤,如黑色素瘤、肾癌、食管癌等组织中的表达及其意义已有报道[9]。许多学者通过研究发现,癌组织中PD-L1的表达与肿瘤中浸润的淋巴细胞有关,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肿瘤的进展[10]。Hino等[11]对59例黑色素瘤患者的石蜡标本进行免疫组化法检测,发现PD-L1的阳性表达率为58%,并与肿瘤分期、预后相关,PD-L1 阳性表达患者的预后较差,提示,PD-L1可作为判断黑色素瘤患者的预后指标。Shin等[12]对肾透明细胞癌的研究发现,PD-L1的表达与肿瘤的临床分期有关,分期越高,其阳性表达率越高,同时证明了PD-L1的表达水平与肾透明细胞癌的预后呈负相关。另外,Wu等[10]的研究发现,胃癌组织中PD-L1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良性肿瘤及正常组织,且癌组织中PD-L1的表达与肿瘤大小、浸润深度、淋巴结是否转移以及生存时间均相关。本研究结果显示,卵巢癌组织中PD-1及PD-L1的阳性表达率明显高于癌旁的正常卵巢组织,这与Wu 等[10]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进一步证实了PD-1及PD-L1的表达与肿瘤的良、恶性密切相关,预示着其潜在的临床意义和应用价值。


二、PD-1及PD-L1在卵巢癌组织中的表达及意义

  虽然关于PD-1及PD-L1在卵巢癌组织中表达的报道较少,但早在2007年Hamanishi等[13]对70份卵巢癌组织中PD-L1的表达情况进行了检测,并分析了其表达与预后的关系,结果显示,浆液性癌组织中PD-L1 的表达明显高于非浆液性癌组织;且PD-L1的表达与患者预后呈负相关,是影响卵巢癌患者预后的独立危险因素。最近,Webb等[14]的研究结果也证实了卵巢癌组织中存在PD-1阳性的浸润性T 淋巴细胞,且在高级别浆液性癌中数量最多;Zhu等[15]进一步对123例卵巢透明细胞癌患者的研究发现,PD-L1在癌组织中的表达与手术病理分期、铂类药物耐药和术后复发有关,特别是PD-L1高表达的晚期患者其无疾病进展时间、总生存时间和预后均较差。本研究中,PD-1及PD-L1在卵巢癌组织中的表达水平均较癌旁的正常卵巢组织高,特别是浆液性癌较为明显;而且PD-1 及PD-L1在手术病理分期晚的患者中阳性表达率高,患者的预后较差。因此,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PD-1及PD-L1的表达情况与卵巢癌患者预后的相关性也会进一步得以揭示和证实。


三、PD-1 及PD-L1 抑制剂在卵巢癌中的治疗前景

  2014 年,免疫药物抗PD-1 抗体的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和纳武单抗(nivolumab)顺利通过Ⅲ期临床试验并先后被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从而在肿瘤的免疫治疗领域又开启了新的篇章,促使靶向PD-1及PD-L1的免疫抑制剂在卵巢癌中临床疗效的研究进一步加强。本研究结果显示,PD-1及PD-L1在卵巢浆液性癌组织中的阳性表达率较非浆液性癌高,说明,PD-1 及PD-L1在卵巢浆液性癌组织中的表达可能更具有临床意义。可以预想,应用PD-1及PD-L1在卵巢浆液性癌组织中高表达的特点,特别是在化疗耐药的患者中使用免疫抑制剂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可能成为临床克服耐药有效治疗卵巢癌的新靶点。


  综上所述,本研究通过对卵巢癌组织中PD-1及PD-L1表达的研究,表明PD-1及PD-L1的高表达不仅是卵巢癌患者预后不良的指标,同时,也为临床更有效治疗卵巢癌开辟新的靶点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略


来源:中华妇产科杂志2020年8月第55卷第8期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44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