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智慧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

(CEC2018)单纯TEVAR无法缓解的Stanford B型夹层所致缺血

  缺血是Stanford B型主动脉夹层(type B aortic dissection,TBAD)两大致命并发症之一。多数TBAD导致的缺血可以通过单纯胸主动脉腔内修复术(thoracic endovascular aortic repair, TEVAR)得以缓解。然而,少部分患者并非如此,我们将其称为“非单纯TEVAR能缓解的缺血”(non-mere-TEVAR–relieved malperfusion, NMTRM)。若未及时诊治,很可能导致器官坏死,甚至患者死亡。


  我们回顾了自2008年8月至2018年8月共10年间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1125例TBAD患者的临床资料,收集并分析了其中TBAD合并缺血患者的临床表现,缺血类型,治疗策略及预后。其中93例合并缺血,包括46(49.5%)例肠缺血,34(36.6%)例肾缺血,29(31.2%)例下肢缺血,及7(7.5%)例脊髓缺血患者。动态、静态及混合缺血患者例数分别为:动态28(30.1%)例, 静态24(25.8%)例,以及混合41(44.1%)例。93例患者中,22(23.7%)例为NMTRM,包括12(54.5%)例肠缺血,13(59.1%)例下肢缺血,3(13.6%)例肾缺血,以及3(13.6%)例脊髓缺血。混合型、静态型及动态型缺血分别为:混合型13(59.1%)例,静态型6(27.3%)例,以及动态型3(13.6%)例。22例NMTRM患者中,19例患者接受了TEVAR,另有3例肠缺血因不适合行TEVAR,仅接受了肠系膜上动脉重建手术。NMTRM的住院死亡率为22.7%(5/22),包括3(13.6%)例死于无法缓解的内脏缺血,以及2(9.1%)例死于主动脉破裂。随访期间,有两例患者因脊髓缺血,遗留了持续的下肢功能障碍。NMTRM的1年与5年生存率均为71.4%,一年内免于二次手术干预率为86.5%,5年内免于二次手术干预的几率为74.2%。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静态或混合型缺血是NMTRM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OR, 5.7;95CI, 1.253-25.977; P = 0.024)。


  综上所述,NMTRM在TBAD导致的缺血患者中并不罕见,并且死亡率相对较高。静态及混合型缺血是NMTRM的独立危险因素。如果能在早期发现并诊断缺血,根据缺血的类型与特点选择相应的治疗措施,则可以对成功治疗NMTRM提供很大帮助。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5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