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宏

四川省成都市川蜀血管病医院,不详院长

王振宏专访:聚焦专病 以人为本 全程管理

编者按: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生活质量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重心了,因此也就产生了井喷式的医疗需求。然而,我国医疗资源的有效供给能力非常有限,尽管国家在着力加大供给侧改革,但对于需求侧的就医愿望而言,肯定无法实现有效覆盖和满足多层级诉求。加之我国人口众多,医疗辐射面并不广,特别对于我国西部偏远山区,基础医疗设施、设备、药物等不齐全,导致很多疾病无法得到及时治疗,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质量。


  为了实现医疗广覆盖的目标,国家逐步放宽医疗准入条件,也拓宽了投融资渠道,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大批涌现,有效地填补了很多医疗服务的空白,特别是专科医院的快速发展,以“压强PK压力”的策略在区域市场形成了单病种优势,并赢得了患者们的认可。


  在疾病种类的选择上,非公立专科医院多数都倾心于基层常见病,具有发病率高、病程长、不致命、公立医院不重视的特点。静脉曲张就是具有这种特点的典型疾病之一。

  

  编辑: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在过去的几年中,得到了比较快速的成长,赢得了患者们和学术界的共同认可。那么,我想先了解一下,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为什么会选择做静脉曲张这一单病种专科作为服务突破口?


  王振宏:当年,作为一名在公立医院工作多年的医务工作者,我选择加盟非公立医疗机构,共同打造一个能够帮助基层百姓解除病痛的医疗平台,主要是由于我们看到了老百姓就医的种种困难,看病难,到底有多难?专家门诊一号难求的那种痛彻感,我自己曾经是亲身经历过。


  之所以选择静脉曲张单病种专科,是因为在此之前也是做过深入调研,尤其在广大的农村,因静脉曲张影响了家庭的主要劳动力,造成因病返贫的现象较为突出。


  首先,基于静脉曲张的高发性,人群广。近年来,静脉曲张的发病率逐年升高,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约有一亿人患有不同程度的静脉曲张,其中成年男性患病率为10%—20%,成年女性患病率为20%,患者人群基数是很大的,但是就诊率却不高。因为很多人认为静脉曲张不严重、不致命,可以不用治疗。另外,除了发病率高,静脉曲张发病人群也是很广的,常见于从事久站久坐工作者如:厨师、教师、交警、外科医生、导购员、出租车司机,以及一些长期重体力劳动者等。


  其次,基于患者的强烈诉求。虽然我国的国民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但老百姓的经济基础普遍薄弱,特别是大城市的高房价等压力下,很多老百姓还不能随心所欲地消费,即便身体健康上的需求,老百姓也都会考虑就医成本——先选择就近治疗,再考虑择优治疗。


  另外,由于基层民众对静脉曲张疾病的认知不透彻,导致误把静脉曲张当做皮肤病治疗,或通过网传的泡热水脚、按摩、穿弹力袜来治疗。其实泡热水脚和按摩不仅不能治疗静脉曲张,反而会加速静脉曲张进程,而穿医用弹力袜只能起到预防作用,却并不能治疗曲张的静脉。由此种种,患者最终延误病情,导致出现皮肤变黑、溃烂形成老烂腿,甚至出现血栓等一系列并发症和严重后果,给患者身心健康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为了减少患者病痛,满足患者更直接、更高效、更美观治病的诉求,将各类并发症消弭于初期,重获健康身体,我们选择了静脉曲张专科医院这个临床方向,希望做到专病专治、专业专一。


  编辑:除了从患者需求的角度考虑之外,有没有从市场竞争和政策导向的角度进行过考虑?


  王振宏:关于医疗市场服务能力供给的饱和度,也是我们当初重点论证的部分——血管外科作为一门新兴学科,主要针对除心脑血管以外的外周血管疾病的预防、诊断与治疗。即便是到今天,还有很多公立医院没有独立开设血管外科。即便是针对外周血管疾病独立开科的医院,也大多是从普外科独立出来的或者是一个治疗组,医生们的临床方向也多以容易致死、致残的动脉性疾病为主,而对于静脉曲张等静脉疾病的精力和人力资源投入则相对较弱。


  另外,在调查中发现,大型公立综合性医院中几乎没有独立的静脉曲张科室设置,来系统地开展静脉曲张临床工作。


  值得重点一提的是,静脉曲张是一个病情缓慢发展的疾病,而大型公立综合性医院的现状都是人满为患,医生人力有限,连正常的手术都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就更不可能系统地开展静脉曲张这种常见慢病的预防和康复宣教工作了,不能不说,这种现象也给川蜀留下了足够的服务空间。


  我们也需要看到,静脉曲张作为一种基层常见多发病,也有一些公立基层医院开展相关的临床诊疗,但受公立体制上的束缚,在技术全面性和设备先进性以及管理上,则略显不足,给予川蜀血管病医院成立静脉曲张专科医院,留出了明确的弯道超车发展空间。


  在政策上,各级政府都是大力鼓励社会办医,形成多元化办医格局的。自2015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引发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中提到的四个方面、十六条政策,直接破除了弹簧门、旋转门、玻璃门,放宽了准入,也拓宽了投融资渠道。十九大与“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高了对人民健康的重视程度,同时也将医疗服务行业推入了一个新时代。


  特别是,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在紧跟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务院扶贫办的脚步下,全面实施健康扶贫攻坚行动,并出台一系列医疗政策,坚决不能让健康问题成为群众致富奔小康的“拦路虎”。这在整个西南地区,不论是对于人民群众,还是对于各大医疗机构来说,都是一个大的转变,这些都有利的为我们从事专科医院运营提供了政策层面的支持。


  编辑:我对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在西南地区开设这样一家静脉曲张专科医院的大背景已经有了一定了解,可否请您再深入地介绍一下,如何才能办好这样一家区域专科医院?


  王振宏: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要聚焦到最核心的地方。专科医院的优势在于技术精准、管理专业和服务精细。


  技术上,专科医院可以做到更精准化。前面提到过了,专科医院有专业的技术设备、专家团队,去围绕单一病种做诊断、治疗、研究。同时专科医院只做单一病种,即便是同等人力和物力的投入规模下,也可以在看病精准、技术精准、服务精准方面,实现略胜一筹的效果。


  相对来说,大型公立综合医院需要覆盖的病种多,针对人群广,但在科室的设置方面却相对粗放,无法集中所有精力去针对某个单一病种进行钻研深究。我们的技术理念是,用适合的方案,解决患者的痛苦。


  管理上,专科医院管理相对更加系统全面。在我们医院,患者进来从挂号,到门诊,到检查以及治疗,缴费,入院等等,都有专人陪同,这样可以大大减少病人对医院本身的排斥感,同时给病人带来安全感。病人治病不用排队等手术、等床位,只要病人有需求,我们都能立即安排到位。


  这很大的一点是基于我们做专科医院,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去围绕同一个人、同一件事情转动,在宣教、筛查、疑诊、确诊、求因、干预、康复的疾病管理链条上,相对来说,专科医院显得更加系统。


  服务上,专科医院更细致、贴心。专科医院的每个科室相对来讲,规模大、人手多,有充分的人力资源去做好各方面的事情。


  就我们自己医院来讲,术前我们安排专人对患者进行宣教,讲清楚“6个为什么”,舒缓紧张情绪;术中我们给病人播放轻音乐,同时配备专人医生陪同病人聊天,让病人在无痛感中进行手术,这样可以缓解他们对手术的恐惧感;术后我们为病人专门配送营养汤,同时针对没有陪伴的病人,提供免费的义工进行帮助;同时,我们开展下肢功能锻炼操,帮助病人尽早康复等等。这一系列的工作都需要专业人士去进行,患者第一是我们医院的核心服务理念。


  编辑: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新时期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不断发展,人们对于健康的关注度也不断提升,疾病治疗不再局限于仅仅是祛除身体痛苦,更要从生理、心理、社会等全面的治疗模式。


  就我们所了解,静脉曲张治疗方法大致有药物治疗,传统剥脱治疗,硬化注射,激光、射频等腔内消融治疗等等,那么,咱们川蜀血管病医院在治疗方式上和其它相比有什么特色?


  王振宏:现如今,人们对于健康的关注确实越来越高,不仅如此,对于美观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传统剥脱手术因对人体伤害太大,已经逐渐被大型三甲医院所摒弃。药物治疗相对保守,治标不治本。国际、国内大都以激光、射频应用较为广泛。


  我们医院在治疗方法上,和国内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大都类似,但是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更强调术前、术中、术后的全程管理,以及患者的个性化需求——不仅仅是每个病人病况不同,血管形态、管径大小有差异,身体能承受的麻醉情况也不同,而且男女老少和家庭经济情况的不同,都需要通盘考虑。也就是,在相同病变的处理上必须要规范化,但不同病人的临床方案的设计上要个性化。这一点,我们川蜀血管病医院特别重视的,也是相较于其它医院最为明显的一点。


  其中,真正考验临床医生的是三种患者:一是女性患者,二是贫困患者,三是体力劳动患者。因为,他们可能在病变上是相同,但诉求不同——女性患者希望从美容的角度评估术后效果;贫困患者考虑的多是医保报销比例;而体力劳动患者考虑的是如何重返工作,并最大化减少复发概率。


  另外,我还想具体说一下麻醉的话题。我们医院采用的麻醉方式有全麻、椎管内麻醉、喉罩麻醉、肿胀麻醉等方式,根据患者个人身体情况,提前评估,针对性的采用不同的麻醉方式。比如在喉罩麻醉的应用后,因术后无喉咙不适,患者反馈非常好。尤其我们开展了彩超引导下的肿胀麻醉静脉曲张手术,患者术后立马可以下地行走,自行走路离开手术室,据患者亲述,体验度非常好。


  编辑:您刚刚说到,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对于静脉曲张的治疗更具有针对性、精准化。如何做到更精准确定血管管径大小差异?通过设备?还是专家个人技术?


  王振宏:为了达到更精准的定位,确定血管管径大小差异,我们不仅非常重视专业设备采购的装备投入,而且将安排临床专业人员院外进修学习交流,并形成制度化,就是希望保持技术能力和技术装备的持续领先。专病专治,专业专一,这是我们办院的理念核心。


  截至目前,我院已经引进了德国DornierMedilas D 30 940激光、北京龙慧珩810激光、上海德邦980激光等多种半导体激光设备用于静脉曲张的治疗。同时还配备了美国Candela VbeamⅡ595nm脉冲染料激光,用于微小毛细血管扩张的治疗,达到对血管美容要求更高的患者的需求。还引进了美国GE公司OEC9900ELITE数字减影系统,用于对疑难静脉曲张的筛查,排查髂静脉压迫综合征以及血栓等情况,更大程度保证患者的安全。


  好的设备固然重要,川蜀血管病医院对术者个人操作能力的要求更高——我们医院要求所有主刀医生上岗之前都要熟练掌握对多普勒双功能彩超的运用,术中在彩超的引导下,精准定位,进行可视化操作,尽量减少对人体血管周边组织的损伤,以及过量药物注射的副作用。


  编辑:医患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各大医院存在的永不衰退的话题,对于川蜀血管病医院来说,为缓解医患矛盾关系,都做了哪些努力?


  王振宏:我们通过举办患者生日会、节假日赠送患者贴心小礼物、公休座谈会等拉近医患距离,保持良好的关系,只有和病人成为朋友,将病人的每一个提议都高度重视并解决,才能更好的维护医患关系。


  比如我们为在院病人举办生日会,让病人在医院也能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节假日期间,我院为在院病友送去精美小礼物,如母亲节送上康乃馨、端午节送粽子、中秋节送月饼等等,让患者感受到亲人一般的关爱与呵护。


  另外,针对病人的投诉意见处理,我们会每月举办座谈会,提前了解病人需求,及时做出改变,上至院长,下至基层员工,我们都会高度重视患者的每一个提议,这样更有助于将各种医患矛盾扼杀在萌芽中。


  编辑:民营医院在发展的过程中,曾出现了一些负面评论,比如过度医疗、滥用药物、欺骗欺诈、收受红包等情况。不知道,在这样一种舆论氛围下,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是如何做的?


  王振宏:这些情况在很多医院或多或少都会出现,即便是大型公立综合性医院也常有耳闻。


  但是,如果你能换位思考的话,民营医院的生存环境不如公立医院,所以民营医院的管理层必须更加重视自己的口碑,才能缩小与公立医院的品牌差距。


  另外,非公立医院的管理层也很容易想清楚,非公立医院的医务人员流动性远大于公立医院,更容易使得非公立医院的一些不规范行为,更容易曝光和被诟病,所以需要优先解决这类问题。


  客观地说,有追求的非公立医院是很在意自己口碑的,特别是我们这些公立医院出身的医生,选择创业做医疗,本就是怀着一颗博爱的心在做事,我们不是做投资,不是为了卷一笔款就离开,我们是为了实实在在帮助广大病友减轻病痛,解决问题而存在。


  别的医院我不太了解,但是自己医院对于医护职员,从入职筛选到试岗再上岗以及后期管理等等,都是经过系统化培训的,医疗质量及服务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医生给病人治好了,病人送红包等,这些我们医院都要求一并退回,不能要。只有病人亲手写感谢信,或者到院送锦旗,我们才会收下,并拍照,录制视频,用于院内文化墙展示等。


  另外,我们所有的服务环节,都是要求做得细致,将服务质量纳入员工的绩效考核标准,员工工作做得好,病人开心,病人夸奖医护,领导奖励医护,同时医护又能拿到自己满意的薪资,大家其乐融融啊。


  编辑:我想再问一个临床上的细节。目前,我看到很多关于静脉曲张的宣传,其中的亮点之一就在静脉曲张的日间手术,但我也曾听到某些专家讲到,静脉曲张日间手术并非新技术,而是依托医院综合实力的一种临床方案。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振宏:静脉曲张疾病病程时间长,国际上根据静脉曲张病情严重程度把它分为6期,不同病变程度,采用不同的方式。


  比如C1-C2期,病变简单,我们就采用日间手术,随做随走,方便高效,美观度好。


  但是,针对有些病变相对复杂的如C5-C6期,住院治疗更合适。因为需要实时观察病情,包括换药、避免病情感染、是否出现深静脉血栓等等。


  也就是说,治疗静脉曲张,主要根据病人身体情况来有针对性的进行,流程上我们要规范化,治疗上我们要个体化。


  编辑:最后想要请问一个问题,作为成都川蜀血管病医院院长,请您详细畅谈一下,本院自始建以来所取得的成效?以及对医院未来的发展方面有着怎样的目标设想?


  王振宏:我院始建于2014年,是一家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康复于一体的国家二级专科医院。医院面积6000多平方米,开放床位150张,医技护人员共计256人,医院以微创技术为特色,专注静脉曲张、血管瘤、老烂腿、深静脉血栓等血管疾病的诊疗研究,是四川省、成都市医保定点医院和新农合定点医院,中国平安保险合作医院,被中国微循环学会周围血管疾病专业委员会授予下肢静脉曲张微创治疗规范化培训基地。


  自建院以来,取得的成效主要有这几个方面。


  首先是静脉曲张手术量逐年增高,2014年刚开业,约有317台手术量,2015年约有636台手术量,2016年约有991台手术量,2017年约有1774台手术量,2018年全年突破3000台手术量,居于全国领先水平。


  在2018年11月23日中国微循环学会血管外科学术会议上,四川省老年医学学会基层医疗委员会主委、中国白求恩公益基金会静脉曲张培训学院副理事长李昭辉指出: “在四川省已经有某家医院静脉曲张手术量达到3000台以上,处于全国领先水平。”这是让我们值得高兴的。我院能做到如此手术量,很大程度上基于政府、四川省老年医学学会、省内外各大三甲医院、社会公益组织机构以及各大媒体的帮助。


  另一方面,我们不断寻求国内外静脉曲张专家和医生集团合作,进行学术交流,共同探讨静脉曲张国际国内最新技术成果,同时邀请他们定期到我院进行学术讲座。目前我院与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第三人民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等国内大型公立三甲血管外科专家进行良好合作,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能够第一时间获取到静脉曲张领域最新相关信息,造福广大西南地区疾病患者。


  这些数据结果对得起我们的努力。2019年,我们不能松懈,还会继续前进,争取再上一个新台阶。


  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做静脉曲张品牌研究院。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成熟的运营模式,接下来我们将逐步拓展医生集团,加强和各大医生集团建立良好合作,为将川蜀品牌研究院拓展至全国而努力。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22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