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云龙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内科副院长

夏云龙专访:发挥专业优势和学科创新精神 开启肿瘤心脏病学发展新篇章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祖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优异成绩与快速发展;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的浪潮中,涌现出了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丰富的临床经验、朴素严谨的工作态度、勇于创新的管理理念,为人民健康做出贡献。


  他从事心血管病学科专业20余年,长期从事心力衰竭和心律失常的基础与临床研究,尤其擅长心房颤动以及其他复杂心律失常、心力衰竭、肿瘤治疗导致的心脏损伤,心源性猝死预防等,获得全国广大患者和心血管病学科领域好评。


  他是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中国抗癌协会整合肿瘤心脏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肿瘤心脏病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分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曾先后获得辽宁省百千万人才百人层次,辽宁省青年名医等称号。担任科技部“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评审专家。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国家级课题5项,参与并完成科技部973项目1项,多次参与科技部重大专项项目,主持和参与省部级项目10余项。先后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等9项省市级奖励,在国际国内期刊发表SCI文章90余篇。以此推动了我国心血管病学科技术的向前发展。


  他曾先后赴德国汉堡与法国波尔多心电生理中心短期交流学习。先后帮助全国各地多家三甲级以上医院开展相关技术操作。并于2016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倡议并引领肿瘤心脏病学发展,组织开展全国首个肿瘤心脏病学研讨会,在全国综合性三甲医院开设首个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创建并每年举办“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会议”。


  他基于抗肿瘤治疗所致心律失常等心肌损伤的系列研究与探索,于2016年开始在中国率先开展、推动肿瘤心脏病学,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病学科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在全国乃至世界上树立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中心的响亮品牌。


  他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谱写着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篇章,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推进祖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他就是夏云龙教授,我国知名心血管病专家,医院学科建设管理的实践者,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常务委员,辽宁省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副主任委员,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


  记者:夏教授,您从事心血管病学科专业20余年,一直致力于心血管疾病临床研究,先后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等8项省市级奖励,自2016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倡议并引领肿瘤心脏病学发展,组织开展全国首个肿瘤心脏病学研讨会,并在全国综合性三甲医院开设首个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尤其是在肿瘤心脏病的临床诊疗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作为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中国抗癌协会整合肿瘤心脏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请为我们阐述一下“肿瘤心脏病学”这门学科技术,以及它的发展历程?


  夏云龙教授:近年来,随着肿瘤诊疗水平的提高,尤其是基因学指导下精准医学的推进和靶向治疗等技术的实施,肿瘤患者生存期不断延长,生活质量不断提高。很多类型肿瘤经过治疗逐渐以一种慢性病的模式长期存在。与此同时,研究显示却有大量的肿瘤幸存者死于非肿瘤原因,心血管疾病是其主要的死因之一。一方面,当前很多肿瘤治疗过程本身伴随着潜在的心血管毒性,进而可能影响众多肿瘤患者的预后及生活质量。另一方面,随着人类预期寿命的提高,高龄人群在合并心血管疾病的基础上罹患肿瘤成为多发现象,两者治疗间的相互干扰成为潜在医疗问题。正是由于上述一系列原因,肿瘤心脏病学作为一门新兴交叉学科,在心血管学科与肿瘤学科飞速发展的时代应运而生。


  第一,关于肿瘤心脏病学的命名。


  肿瘤心脏病学的命名在国际上相对处于一种争议状态。2000年国际上首个“肿瘤心脏病学病房”(Onco-cardiology unit)在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建立,2009年国际心脏肿瘤学会(International Cardioncology Society,ICOS)由欧洲癌症中心成立,以期推动多学科合作,改善肿瘤患者预后。其后,Onco-cardiology,Cardio-oncology, Cardioncology等用法均在不同的文章中有所体现。其命名的争议性一方面与该学科为心脏与肿瘤的交叉学科所衍生、孰前孰后并不本质上影响学科本身的属性特点有关,同时也与英文语言习惯有关。而在中国的汉语语境下,当命名为“心脏肿瘤学”时,在该新兴交叉学科的观念和理解仍未广泛认知的时候,极易被误解为心脏本身的肿瘤所衍生的学科,进而影响相关知识的理解和理念的推广。而“肿瘤心脏病学”则更易于反应这一交叉学科的主要含义,即肿瘤治疗过程中所面临的心脏损伤与心脏毒性,同时也避免传播过程中对其含义的误读,更有利于推广和宣传。因此,在2016年6月于大连举行的研讨会中,20余位全国肿瘤与心血管专家一致决定,无论英文这一学科的用词如何,建议对于中文命名该学科均对应翻译为“肿瘤心脏病学”,只是需要在国际学术交流中对应的英文名词变化时注意加以区分和统一。


  第二,肿瘤心脏病学的学科定位。


  作为一个新兴交叉学科,其学科定位目前总体明确,但细节上的内涵与外延仍在不断完善。主要包括:1.抗肿瘤治疗引起的心血管毒性;2.肿瘤合并心血管疾病;3.肿瘤与心血管疾病的共同危险因素与干预;4.心脏占位病变(良性与恶性)。


  一是抗肿瘤治疗引起的心血管毒性。


  肿瘤放化疗治疗,包括靶向治疗过程中引起的心血管毒性事件实际上早已引起了医生的注意,并有大量的报道。遗憾的是,既往多数心血管领域的经典研究都将恶性肿瘤患者排除在外,肿瘤心脏病学领域可供临床参考的循证医学证据十分有限。2016年9月,欧洲心脏病学会(ESC)编写了此领域首部纲领性文件——《2016 ESC癌症治疗与心血管毒性立场声明》(2016 ESC Position Paper on cancer treatments and cardiovascular toxicity developed under the auspices of the ESC Committee for Practice Guidelines)。可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文件。其根据癌症治疗引发的心血管系统疾病在以下方面进行了阐述:1.肿瘤治疗相关性心功能不全;2.肿瘤治疗相关性冠状动脉疾病;3.肿瘤治疗相关性心脏瓣膜病;4.肿瘤治疗相关性心律失常;5.肿瘤治疗相关性高血压;6.肿瘤治疗相关性血栓疾病;7.肿瘤治疗相关性周围血管病及卒中;8.肿瘤治疗相关性肺动脉高压;9.肿瘤治疗相关其它心血管并发症:例如放疗患者相对多见的急性心包炎、心包积液等。该声明同时关注了肿瘤相关治疗数十年之后的心血管远期影响,更是提示了相关治疗的特殊性。


  二是肿瘤合并心血管疾病。


  肿瘤患者施行放化疗前合并严重的心血管疾病,或者既往稳定的心血管疾病进展为急性加重,出现心肌梗死、主动脉瘤、动脉夹层、血栓栓塞时,到底优先处理肿瘤还是心脏病,给临床医生制定治疗策略带来很大的困惑和挑战,也使患者面临更大的风险。目前,这一领域虽然有一些报道及总结,但尚属于探索研究阶段。在临床工作中出现的挑战也涉及几乎所有心血管范围,急需探索制定相应的指导意见。


  2016年4月,心血管造影及介入学会(SCAI)刚刚出台了“在心导管室对于肿瘤心脏病患者的评估、管理以及个体化治疗专家共识”,对于该领域问题有所推荐,但是总体上在选择策略时仍缺乏完善可靠的循证医学证据支持,甚至部分领域完全依靠机制的理解和推断提出建议。


  三是肿瘤与心血管疾病的共同危险因素与干预。


  心血管疾病和癌症之间存在着大量相同或相似的危险因素,看似不同的疾病可能存在着一些共同的病理生理基础。慢性炎症和氧化应激在其中可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吸烟、肥胖、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等诸多因素影响着心血管疾病和癌症的发生、发展。有效的控制心血管病风险因素也会降低癌症风险。同时,心血管疾病治疗的一些药物也可能对肿瘤治疗起到一定的作用。显然,深入地了解心血管疾病以及相关药物与癌症之间内在联系可能会引导我们更好的进行疾病预防,早期干预和治疗。


  四是心脏占位病变。


  心脏肿瘤虽属于少见病例,但仍然需要心血管医生及肿瘤医生提高认识。随着对心脏肿瘤认识的不断提高,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对心脏和心包肿瘤重新进行了分类,包括良性心脏肿瘤及肿瘤样状态,生物学行为不稳定的肿瘤,生殖细胞肿瘤,恶性肿瘤,心包肿瘤等。这些肿瘤发病位置在心内膜、心肌、心外膜、心包,甚至心脏周围的神经节,组织类型也非常多样化,包括最常见的粘液瘤、血管瘤、横纹肌瘤、纤维瘤、肉瘤。


  综上,肿瘤心脏病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自身的定位和方向不断明晰,并且逐渐得到了心血管、肿瘤、影像等众多专家学者的广泛重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在全国率先成立了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专门成立肿瘤心脏病学单元。同时,在多次相关专家举行研讨会的基础上,“第一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会议”也于2016年11月18日在大连胜利召开,肿瘤与心血管相关专家共聚一堂,共话发展。可以说,肿瘤心脏病学作为一个新兴学科,就像婴儿刚刚蹒跚起步。未来,肿瘤心脏病学还需要多个交叉学科领域紧密配合,不断探索,在临床、科研、教学、科普、医学人文与伦理等各方面共同发展,充分发挥我国现有的肿瘤与心血管学科优势,使得我国未来能在这一新兴交叉学科领域勇立潮头,惠及更多的肿瘤心脏病学相关患者。


  展望未来,期待强化肿瘤心脏病学相关基础与临床研究,为临床实践提供更好的依据;开展多中心协作,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建立病例登记数据库;促进各类型与各级别医院的肿瘤心脏病患者筛查与预警机制建立,以及干预措施建议;设立肿瘤心脏病学的教育教学规范,以及相关专科医师的设立;通过会议、网络及媒体等多种渠道积极推广传播肿瘤心脏病学知识及防治理念。期待各学科专家通力合作,共同促进中国的肿瘤心脏病事业发展,进一步提升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改善患者预后。


  记者:夏教授,以上您详细阐述了“肿瘤心脏病学”这门学科技术,以及其发展历程,这将对我国肿瘤心脏病的治疗进展,以及临床医生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那么,请您再为我们集中阐述一下肿瘤与心房颤动的相关性分析情况?


  夏云龙教授:心房颤动(房颤)是临床最常见的心律失常之一,其全人群患病率为1.5~2%,且患病率随着年龄增长而升高。除了年龄之外,常见的心血管疾病和非心血管疾病都会增加新发房颤的风险。老年人群的肿瘤发生率显著升高,且易合并一些房颤的危险因素,所以肿瘤和房颤,可能存在一定的联系。而抗肿瘤治疗本身造成的潜在心肌损害也可能增加房颤发生时的危险,进而可能会影响肿瘤患者的预后及治疗方案的制定。


  第一,流行病学特征。


  房颤和肿瘤的流行病学研究数量有限。一项流行病学研究纳入24125名新确诊肿瘤的患者,发现房颤的患病率为2.4%,而随访过程中1.8%的患者出现新发房颤。此外,一项全人群队列研究发现合并房颤的患者结直肠癌患病率为0.59%,而不合并房颤者则为0.05%。


  在肿瘤治疗过程中新发房颤的比例较正常人群高。6%接受蒽环类化疗药物治疗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出现新发房颤。Onaitis等通过观察13906名行手术治疗的肺癌患者,发现高达12.6%的患者会在术后出现房颤。Guzzetti等纳入2339名入院手术治疗的患者,统计发现结直肠癌、乳腺癌患者术后合并房颤的比例为3.6%,而非肿瘤患者则为1.6%。此外有文献报道563名结直肠癌以及207名食道癌患者术后新发房颤的比例分别为4.4%和9.2%。Chin JH等和Mc Cormack O等分别报道食道癌患者术后新发房颤的比例高达10.8%和20.3%。由于样本量的大小各异,年龄、性别构成比的差异,肿瘤严重程度的不一致性,以及房颤筛查手段的不同,肿瘤人群房颤患病率和发病率的调查结果存在一定差异。但几乎所有研究均表明肿瘤患者房颤的患病率和发病率均较非肿瘤人群高,尤以肺癌及食道癌术后患者为著,而肿瘤导致房颤的机制目前仍具有一定争议。


  第二,肿瘤导致房颤的病理生理学机制。


  肿瘤导致房颤的病理生理学机制比较复杂,主要包括手术、放射治疗、化学治疗,以及肿瘤免疫等方面。如上所述,肿瘤患者手术治疗后出现房颤的比例显著升高。手术诱发房颤最常见于肺部手术,最近研究表明,肺叶部分切除在肺静脉游离的断端可能会激发肺静脉电活动。同时,手术会诱发炎症反应、氧化应激以及交感、迷走神经兴奋,这些因素均与房颤发生发展密切相关。此外,年龄、男性、肥胖、糖尿病、高血压及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均与肿瘤患者术后新发房颤相关。心脏毒性是抗肿瘤治疗最常见也是最严重的副作用之一,并且与患者的死亡率相关。研究发现,多种抗肿瘤治疗方案会干扰心血管系统的自身平衡。化疗药物及放射治疗可直接导致心肌细胞损伤,同时引起炎症反应和增加氧化应激。此外,肿瘤免疫导致的炎症反应可促进房颤的发生发展。可见,肿瘤患者接受手术治疗、化学治疗、放射治疗,以及肿瘤自身免疫反应的综合作用,可以导致患者自主神经系统紊乱、心肌电重构和结构重构,进而影响房颤的发生和发展。


  第三,肿瘤合并房颤患者的预后研究。


  针对肿瘤合并房颤患者的预后研究目前鲜有报道。一个单中心研究纳入454名研究对象,发现肺癌术后出现房颤的患者在院死亡率、住院时间以及术后进入重症监护室的比例均显著升高,且5年生存率更低。同时,研究发现使用蒽环类化疗药物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出现新发房颤,会显著增加心衰风险及全因死亡率。Chin JH等发现583名行手术治疗的食道癌患者中新发房颤与1年死亡率相关。而Mc Cormack O等纳入473名行手术治疗的食道癌患者,研究结果表明术后新发房颤虽与肺炎及全身炎症反应相关,但并不会影响患者生存预后。因此,肿瘤治疗过程中出现新发房颤及其与预后的相关性在不同类型肿瘤中不同,在抗肿瘤治疗的同时针对房颤的相关治疗显得尤为重要。


  第四,肿瘤合并房颤患者的治疗进展。


  抗凝治疗是房颤治疗的基石,肿瘤患者的抗凝治疗极具挑战。房颤患者进行抗凝治疗之前,临床医师需严格评估患者的血栓栓塞及出血风险,但目前指南推荐用于房颤风险评估的评分系统——CHA2DS2-VASc评分及HAS-BLED评分均未将肿瘤纳入其中,直接应用于肿瘤患者可能缺乏实践价值。


  目前临床上一些常用的抗肿瘤药物(尤其是血管生成抑制剂)有导致血栓栓塞的风险,而原发性或转移性颅内肿瘤以及一些血液疾病则会增加出血的风险。对于肿瘤患者,同时使用多种药物治疗,以及合并一些代谢疾病,使其对抗凝药物的反应变得不可预测。此时,如何平衡肿瘤合并房颤患者栓塞和出血风险变得更为棘手,而目前没有相关循证医学证据来指导临床中肿瘤患者的抗凝治疗。2016年ESC公布了关于癌症治疗与心血管毒性的立场,该声明指出当CHA2DS2-VASc评分≥2分,且血小板>50000/mm3时,可考虑启动抗凝治疗,而华法林、低分子肝素以及新型口服抗凝药均可作为备选药物。在恶性肿瘤患者抗凝治疗过程中,低分子肝素相较维生素K抑制剂对于患者的预后更佳。低分子肝素具有潜在的抗肿瘤以及抗转移效应,已经有研究证实其能够改善不同类型肿瘤患者的预后。如果能够控制国际标准化比值70%以上在治疗窗内(2.0~3.0),华法林亦适用于肿瘤合并房颤患者,但其被禁用于转移性肿瘤或者高出血风险的患者。由于上市前的随机对照研究并没有将肿瘤患者纳入其中,新型口服抗凝药(包括达比加群、利伐沙班和阿派沙班)应用于肿瘤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仍有待评估。


  “率”与“律”的控制在肿瘤合并房颤患者中也是非常棘手的临床难题。针对症状性房颤患者,我们需对其进行心室率控制。2016年ESC声明指出可选择β受体阻滞剂,以及非二氢吡啶类钙离子拮抗剂用于控制心室率,而对于不能耐受上述两种药物以及合并心功能不全(或心衰)的患者,可考虑使用地高辛。对于那些无法长期抗凝治疗的患者,转复及维持窦性心律是非常必要的。当然,总体来讲药物控制节律的成功率及有效性不高,且可能与抗肿瘤药物存在相互干扰,此时使用导管射频消融维持窦性心律可能是更合适的选择,但是此类治疗同样面临着围手术期抗凝、复发、远期预后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仍然需要更加深入的研究。


  总之,肿瘤患者人群中房颤的患病率及发病率均比正常人群高,研究表明新发房颤会影响部分肿瘤患者的预后。房颤患者治疗中最关键的抗凝,以及心率和节律控制在癌症患者中显得尤为困难且极具挑战,尤其是目前缺乏指南以及高质量循证医学证据指导临床实践。不同类型的肿瘤,其治疗方案亦有所不同,此时患者的栓塞风险以及出血风险存在较大差异。针对合并房颤的癌症患者,需要根据患者的自身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个体化治疗方案。未来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及指导相关患者的临床治疗。


  记者:据了解,今年2月1日,著名医学期刊欧洲心脏病学杂志(EHJ)发表了一篇介绍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中心的专题文章,详细介绍了本中心在肿瘤心脏病学领域的卓越贡献。同时,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在您的带领下取得了可观之成绩,您对“肿瘤心脏病学”的未来发展也寄予了无限期冀,作为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学科带头人,请您详细畅谈一下本院自成立以来心血管团队所取得的卓越贡献,以及本院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科研方面的情况。


  夏云龙教授:1953年创立学科,历经柯若仪、林治湖、杨延宗教授等几代人的励精图治,2010年整合成立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一直以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中心都以其专业性和前瞻性引领着滨城心脏病学科的发展。我基于抗肿瘤治疗所致心律失常等心肌损伤的系列研究与探索,于2016年始在中国率先开展、推动肿瘤心脏病学,我们将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病学科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高度,在全国乃至世界上树立了大医一院心脏中心的响亮品牌。


  多年来,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团队一直深耕于心律失常、心力衰竭的基础与临床研究。早在2014年,我和美国的张莉老师进行住院患者的获得性长QT综合症的临床研究中发现,很多获得性长QT综合症的患者来源于肿瘤科,抗肿瘤治疗可以产生各种心律失常,癌症是导致获得性LQTS全因死亡的主要独立因素之一,基于此,开始关注并思考肿瘤治疗相关的心血管毒性。2016年,我被任命为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结合诊疗技术发展现状及临床工作需求,我带领心血管团队搭建了创新平台,率先在国内引领肿瘤心脏病这一新兴学科的发展,在全国首创肿瘤心脏病学门诊。


  2016年6月5日,由我发起第一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专家研讨会在大连召开,重点讨论学科命名、定位及肿瘤心脏病学在中国的发展方向,初步确定中文正式命名“肿瘤心脏病学”。标志着肿瘤心脏病学这门新兴学科在中国正式成立。同年8月,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心脏病学门诊”正式挂牌成立,开启了肿瘤心脏病学在大连发展的新篇章。


  目前,我国肿瘤心脏病学仍处于萌芽阶段,虽然众多从事肿瘤学科的医生,包括肿瘤科、放疗科、血液科以及一些肿瘤相关的外科医生,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学科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在实际工作中,相关的患者仍然欠缺多学科联合的干预和保护,甚至很多肿瘤心脏病学的问题在临床工作中被严重忽视。更重要的是,我国存在大量的患者人群,巨大的需求决定了肿瘤心血管病这一交叉学科在中国快速发展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为了让肿瘤心脏病学在全国心血管领域得到更好的发展,最终惠及更多的患者,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团队近年来一直致力于积极推广传播心脏——肿瘤学知识及防治理念,通过召开学术会议和学术推广,加强国际交流与合作。自2016年始连续主办四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大会;并在国际长城会、东方会、南方会等重大学术会议主办肿瘤心脏病学论坛20余场,加强肿瘤及心血管病医师的防控意识及相关培训,受到广大临床医生的关注和支持;合作建立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网站,积极推动学术交流平台;探索肿瘤心脏病学教学模式;开展国际合作交流、多学科疑难病例讨论、多中心临床试验探索、多学科防控体系推广,并在全国的心血管领域和肿瘤领域的品牌会议上继续教育和临床推广。


  而肿瘤心脏病学的研究得到了心血管及肿瘤两大领域的权威学会的高度认可及重视,分别在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以及临床肿瘤学会成立了肿瘤心脏病学专委会,由我和刘基巍教授分别为两个专委会的主任委员,我另外还担任了中西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等。为了强调在抗癌治疗全程对患者进行心血管损伤预警、评估与监测,推广肿瘤治疗致心血管损伤的诊疗规范。并依托学会进一步编写相关指南,由中华医学会授权作为执笔人撰写《肿瘤治疗的心血管损伤控制与预防专家共识》。


  经过近4年的发展,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团队逐步探索并整合心血管、肿瘤、血液、放疗、基础科研、超声影像、临床药师、护理、康复多学科医生组成肿瘤心脏病学团队,以患者为中心实现个体化的多学科协作诊疗方案制定,建立肿瘤——心血管联合会诊流程,为患者提供最优化的诊治策略,加强肿瘤患者治疗中心血管疾病的早期监测、预防、随访及诊治。依托肿瘤心脏病团队,已初步建立临床患者病例库,整理、收集相关资料,建立多中心临床研究,积累中国人群流行病学资料和科研数据,建立规范的筛查、诊治规范,为临床实践提供更好的依据和资料,更好地为患者提供优质服务。


  自2016年开始,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团队一直参与国际肿瘤心脏病学的交流,与美国心脏病学会(ACC)密切合作;与美国华裔心脏病学会共同建立中美肿瘤心脏病学联合会诊平台;我被聘任为Cardio-oncology杂志副主编,JACC Cardio-Oncology杂志任国际顾问。2016年至今每年积极参加欧洲心脏病学大会(ESC)、国际肿瘤心脏病学大会,会议论文引用20篇,发表相关的学术论文10余篇;并于2019年的ESC大会上,作为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的现状和展望进行了大会发言,国际顶级的杂志欧洲心脏病学杂志(EHJ),专门发表的一篇对于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的专题文章介绍本中心的工作。同时美国顶尖杂志JACC也邀请我和刘基巍教授发表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的专题文章。


  在国内创新成果,引领肿瘤心脏病学风向标;在国际享有盛誉,学科影响力蜚声中外,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团队正以其专业和实力,成为大连医疗界一张响当当的“心”品牌。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由心血管专科门急诊、5大临床诊疗中心、心血管疾病研究所、心血管检查检验中心、3个导管室、1个杂交手术室组成。学科布局日趋完整,迄今心血管病院共设10个科室,开放床位336张。医疗服务能力不断提升,现年门诊量超过20万人次,增长77.7%,年出院人数超过1.5万人次,增长65.9%。年介入手术近7000例,增长171.5%。


  心血管病医院高度重视人才队伍建设,早在2006年姜一农教授即入选国家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项目,开启了我院自主培养国家级人才的序幕。2008年杨延宗教授获评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引育并重,2014年全职引进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李汇华教授,2017年我通过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公示,填补了大学建校70余年来本土的专家获此殊荣的空白。学科现拥有博士生导师5人,硕士研究生导师39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4人,近3年各亚专科医师晋级国家二级学会副主委、委员25人次,三级学会主委、副主委、组长、委员34人次,各亚专科中青年人才梯队完整,发展迅猛。


  创新整合心血管病院以来,注重打造学科核心层次的内涵发展,积极开展新技术,如东北三省首例Brugada综合征室速电风暴的心外膜导管消融治疗,东北三省首例Rhythmia指导下房速消融,辽南地区首例左心耳封堵术、希蒲系统生理性起搏、肾静脉采血、急性心肌梗塞光学断层相干显像联合血栓抽吸治疗等。截至2018年共开展经皮主动脉瓣置换术25例,手术患者平均年龄83.3岁,全国第一高龄。


  为了规范心血管疾病诊疗流程,我院打造的胸痛中心、心衰中心、高血压中心、房颤中心,先后获得各级机构认证。2017年,心血管病院进一步发挥学科发展的优势,成功获批国家发改委“心血管内科疑难病症诊治能力提升工程建设项目”1.5亿,重点培育提升疑难危重心血管疾病诊疗能力,必将使得我院临床诊疗能力和专业技术进一步提升。


  心血管病医院打造了由教育部长江学者为学术带头人的心血管疾病研究所,并获批辽宁省心律失常机制研究重点实验室等多个重大基础研究平台。基础和临床科研齐头并进,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建立心血管专科疾病数据库、心血管专科疾病生物样本库两大临床科研平台。科研成果硕果累累,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科技部国家科技合作与交流专项等国家重大课题立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立项数量稳步提升,近5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9项,省级课题30余项。发表SCI论文质、量双丰收,近5年发表SCI论文共100篇,其中包括European Heart Journal、Circulation、Science Advances等顶级期刊。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近3年连续获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此外,学科每年都举办了多个有重要影响力的学术会议,包括“Gary Mintz血管腔内影像学及生理学研讨会”、“国际高血压研讨会”、“冠心病诊断治疗新进展国际研讨会”等,搭建良好学术交流平台。心血管病院结合诊疗技术发展现状及临床工作需求,在全国首创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在东三省率先开设抗凝门诊、心血管精准医学门诊等。组织举办了第一届中国肿瘤心脏病学研讨会;主办中国肿瘤心脏病学大会,编撰中国首部肿瘤心脏病学专著——《肿瘤心脏病治疗手册》,我被选为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学组组长,在全国范围内引领肿瘤心脏病学这一新兴学科的发展。


  心血管病医院医教研协同发展的同时,自觉承担社会责任,积极开展公益活动。大力推动“心”健康快车志愿服务项目及公共场所心脏骤停体外自动除颤(AED)救治项目,足迹遍布165个乡镇和社区,行程38000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3/4周,累计受益人群达39000余人,不断传递着医者大爱,在社会、患者、医院之间搭建起一座爱的桥梁。在2018年由共青团中央举办的“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上,获国家级银奖。


  记者:最后,请问夏教授,对于2020年在肿瘤心脏病学领域您有哪些规划?以及您对肿瘤心脏病学的未来发展有着怎样的期许?


  夏云龙教授:首先,加强学术交流。包括在全国各级会议上设置肿瘤心脏病学专场,搭建优质高效的平台,创造良好的学术交流氛围,加强与肿瘤科专家和相关学会组织的紧密合作。


  其次,密切联合相关医疗机构。加强与抗癌协会、肿瘤专科医院等沟通和交流,做好相关专业知识的巡讲工作,对肿瘤医生进行知识推广和培训,使肿瘤心脏病交叉学科的概念为更多的同仁所熟悉。


  再者,借助媒体力量扩大宣传。目前我们与365心血管网、医师报等业内知名媒体进行了深度合作,大力推动肿瘤心脏病学专业信息的宣传推广,希望能够引导大家关注理解肿瘤心脏病学。


  最后,广泛推动临床研究,目前我们医院正在进行贝伐单抗导致的继发性高血压,采用ARB治疗或者干预,对血压愈后影响的临床研究,下一步即将开展芪参益气滴丸,这种中药性质的药物在肿瘤治疗过程中对心肌保护的多中心临床研究等等 。


  关于对肿瘤心脏病学的未来发展方面:中国的肿瘤心脏病学现在已经步入快速发展阶段,但是肿瘤科和心血管科医生对相关交叉学科概念的理解和患者的处置仍然存盲区。


  首先,需要加强该方面的宣传推广和教育培训,填补这一空白。


  其次,进一步推动临床实践,优质媒体的宣传报道,促进肿瘤心脏病学门诊或肿瘤心脏病单元在各级医院的建立,加快肿瘤心脏病学临床研究的开展。


  第三,撰写一部具有中国特色的癌症治疗导致心肌毒性、心肌保护相关的专家共识,这是我们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第四,肿瘤心脏病学要走向国际。目前心血管领域、肿瘤领域很多研究方向上与国际水平的差距在逐步缩小,甚至有些方向已经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作为一门新兴交叉学科,如何确保在起步并不晚的情况下与国际同步,甚至在某些方向占有无法比拟的优势,这将是我们未来努力的方向。因此我们跟美国的一些相关学会,比如ACC的肿瘤心脏病学组和JACC Cardioncology杂志进行了全方位的学术交流,并计划开展网络视频培训,充分利用微信公众号、网页等现代媒体做好推广宣传。


  我本人也很荣幸受邀成为JACC Cardioncology杂志的国际顾问,十分感谢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韩雅玲院士、马长生主任对我们工作的认可和支持,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不断提升肿瘤心脏病方面的整体诊疗水平,最大限度地解决临床患者的实际问题,使中国肿瘤心脏病学在国际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人物简介

  夏云龙:博士,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现任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病医院院长。美国心律学学会委员(FHRS);欧洲心脏病学会委员(FESC)。1996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2001年获得大连医科大学硕士学位;2007年于瑞典隆德大学心脏科获得博士学位。

  期间先后赴德国汉堡与法国波尔多心电生理中心短期交流学习。长期从事心力衰竭和心律失常的基础与临床研究,尤其擅长房颤以及其他复杂心律失常、心力衰竭、肿瘤治疗导致的心脏损伤,以及心源性猝死预防等。

  先后帮助全国各地多家三甲级以上医院开展相关技术操作。此外,2016年开始在全国率先倡议并引领肿瘤心脏病学发展,组织开展全国首个肿瘤心脏病学研讨会;在全国综合性三甲医院开设首个肿瘤心脏病学门诊;创建并每年举办“中国肿瘤心脏病学会议”。

  现任职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中国抗癌协会整合肿瘤心脏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肿瘤心脏病学专业委员会(学组)副主任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分会心血管病学分会肿瘤心脏病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委员;辽宁省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医学会心电生理和起搏分会侯任主任委员;辽宁省医师协会理事等。

  先后获得辽宁省百千万人才百人层次,辽宁省特聘教授,辽宁省青年名医等称号。担任科技部“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评审专家。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国家级课题5项;参与并完成科技部973项目1项,科技部国际合作项目1项。参与科技部重大专项1项;主持和参与省部级项目10余项。

  发表SCI文章9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通讯作者40余篇。先后获得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等8项省市级奖励。主编或者副主编出版专著6部。同时在中华心律失常学杂志等多家国内外期刊担任编委。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60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