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永顺

陆军总医院(原北京军区总医院),心胸外科无

高永顺专访:心系百姓生命健康 首创高氏清创术式 造福术后感染患者

  在党的“十八大”以后的五年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优异成绩和快速发展。在我国医疗卫生事业迅猛发展的浪潮中,涌现出了众多学科带头人,他们以丰富的临床经验、朴素严谨的工作态度、勇于创新的管理理念,为人民健康做出贡献。


  前不久,由北京心一康健康公益基金会、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学会心血管外科分会、365 医学网主办,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深圳心一康医生集团承办的全国首届胸骨感染外科治疗学习班暨首届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观摩沙龙在北京成功举办,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高永顺教授担任本次大会主席,并发表了主旨演讲。他表示,本次大会以“创新、开放,共同发展”为主旨,以多层面、多视角、多因素推动胸骨感染治疗的进展,为心胸外科同仁展示胸骨感染这一棘手并发症治疗的良好前景,降低患者围术期死亡率;提高心外科医生治疗胸骨感染的能力。本届学术会议的特色是课堂讲授与现场观摩相结合的模式,其中还设置了手术直播专场,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到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手术方式,让与会者更直观地了解和掌握这种术式,为更多的患者服务。


  据了解,举办这次大会的初衷是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技术对心脏外科的这种严重并发症的治疗重要性——此项技术是高永顺教授探索出来的一种一次性手术治愈胸骨感染的手术方式。


  高永顺教授曾任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从事心胸外科工作40余年,为多家医院主持和建立了心脏外科专业。并在陆军总医院心外科及北京朝阳中西结合急诊抢救中心组建了两个胸骨感染治疗中心。特别是他独创的心脏手术后胸骨感染清创加胸大肌翻转成形手术应用于临床26年,治疗患者远超1000例,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100多家医院应用,并向全国心外科专业推广此技术,使很多患者及时得到了有效的治疗。


  为此,本期我们对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高永顺教授进行了专访。


  记者:高教授,您从事心胸外科工作40余年,为多家医院主持和建立了心脏外科专业。特别是您独创的心脏手术后胸骨感染清创加胸大肌翻转成形手术应用于临床26年,治疗患者远超1000例,在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100多家医院应用,并向全国心外科专业推广此技术,使很多患者及时得到了有效的治疗。作为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手术方法的开创者、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心胸外科主任医师,请您为我们简单分享一下,一次性手术治愈心脏手术后胸骨感染的方法与实践?


  高永顺教授:外科治疗胸骨感染,清创加转移肌瓣翻转修复的术式,是一次性治愈伤口的有效方法,此法经过20多年的实践,已在全国很多医院得到证实,有些医院已经成功用于治疗患者,普及推广是对临床上指导治疗胸骨感染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严重的胸骨感染,发生率低,死亡率高,死亡的原因是因为治疗时间长了引起的其它并发症症(如感染扩散,心肺,肝肾功能衰竭,二重感染,大出血,菌血症、败血症,进行性营养不良等)所致。


  缩短治愈时间是防止患者死亡和抢救成功的关键,综合国内外文献,至今还没有一次性治愈这种并发症的方法,用高氏手术方法——清创加胸大肌修复成形术,能达到一次手术治愈感染伤口的目的。


  经过26年的临床应用,治愈患者远超1000例,一次手术治愈率达90%以上,证明此术式的先进性和科学性。


  胸骨感染久治不愈引起患者死亡的案例在很多医院仍然在发生,尤其是一些心脏手术中心的治疗方法还偏向保守治疗,或者是对这种并发症重视不够、认识不够,拖延了病程,失去了最佳手术时机,有的最后发展成了不治之症,所以,一次性手术治愈的方法更具有推广价值。


  手术方法是通过手术技巧彻底清创,把感染伤口改变成无菌性伤口,然后转移胸大肌肌瓣修复缺损部位,一期缝合伤口使伤口一次愈合。


  只要严格按手术操作步骤治疗,可以很自信地告诉患者的愈后,伤口感染都可以短期治愈。


  防止严重的胸骨感染患者病情加重或者出现其它并发症的措施就是尽早治愈伤口,只要患者能存受全身麻醉,都可以进行伤口的手术治疗。


  早期治疗还可以减少治疗成本,有的患者因伤口哆开住在ICU,一天花费近万元,用一次VSD负压吸引装置几千元,患者花着巨资受着痛苦,所以也需要医生转变治疗理念。


  昂贵的抗生素治疗还会带来肝肾功能的损害,也使各种细菌轮流感染,最后耐药的超级细菌漫延,甚至还可进入血液引起细菌性心内膜炎,使治疗更加复杂化,病情更危重。


  转变传统的观念很重要,思维不转变,胸骨感染患者死亡的事还会发生,应该汲取这种教训。


  记者:据了解,心脏术后的胸骨感染是一种并发症,与原发病治疗方式不一样。您独创的心脏手术后胸骨感染根治性手术应用于临床20余年,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您在胸骨感染的治疗上都有哪些参考指标?


  高永顺教授:关于胸骨感染的治疗建议,我自己谈点看法:胸骨感染是一种并发症,和治疗原发病不一样,原发病治疗基本上都可以归为相应的专科实施,有规范化的治疗路径,也有标准可以参考。并发症的治疗就不一样,由当事医生做决断,方法也有多样,不同的方法可以有不同的结果,任何结果患者都可以接受。


  胸骨感染的治疗有几点可以做为参考的指标:


  一是胸骨感染是不应该死人的,如果造成了患者死亡,说明治疗路径不当,治疗方法有问题,理念更有问题;


  二是如果已经明确了伤口感染,治疗时间超过了2个月还不愈合,是医生的观念有问题,方法也有问题;


  三是治疗费用超过了做心脏手术的费用,说明医院或经治医生对患者没尽到责任,如果患者是你的家人,你愿意吗?


  四是伤口裂开就意味着感染了,与大气相通自然界到处都是细菌,而且伤口越大越严重,不能用钢丝排异,骨腊反应之类或培养无细菌解释,流着的脓液就是感染依据;


  五是是复杂的病简单化治疗还是简单的病复杂化治疗的选择问题,后者能给医院增加效益,也给患者增加负担,最后可能出现医疗纠纷;


  六是如果患者胸骨哆开处于急救阶段,治疗哆开的伤口感染是最关键的环节,应该尽早从关键点施治,治愈了感染的伤口患者才会向好的方向康复。


  记者:感染伤口是困扰人们最痛苦的疾病之一,危及患者的生命安全。外科治疗胸骨感染,清创加转移肌瓣翻转修复的术式是一次性治愈伤口的有效方法,请您谈一谈清创加转移肌瓣翻转修复的术式操作方法,以及它具有哪些特色?


  高永顺教授:这个术式的特点首先是清创,就是如何通过手术技巧把感染的伤口变成无菌的伤口,然后是修复,用转移胸大肌翻转肌瓣修复残缺部位,这是感染伤口能一次愈合的理论基础,也是胸骨感染外科治疗的理念。


  记者:高教授,心脏外科手术出现感染后的治疗难度尽管非常大,但发生感染的概率并不大,请问您为什么要将它作为您的学科方向?


  高永顺教授:正是因为胸骨感染的治疗难度很大,被列为心脏手术的严重并发症之一,也是引起心脏手术死亡很高的并发症,所以才更具有挑战性,医学上有很多疑难顽症需要有好的方法去解决,我的手术方法可以说解决了胸骨感染的治疗问题。这也是我把它做为主攻方向的动力。


  胸骨感染的发生率虽然不高,但临床上积累的这种患者并不少,很多都是伤口迁延不愈,患者痛不欲生,医生压力巨大。由于传统的治疗方法效果不好,大家对治疗前景都没有信心。


  在我治疗的患者中,我听得最多的可能就是患者和家人们的后悔,他们说要是早知道我的治疗方法效果这么好,也不会走那么多弯路,花那么多钱,有的还人财两空,他们的治疗经历都是辛酸的故事。医生们也是因为不了解我的这种手术治疗效果,没有得到推广,因为胸骨感染出现的医疗纠纷和意外事件也不少。都20多年了,才慢慢被同道们认知,这是信息不对称的原因。


  我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更觉得做好这项工作对外科治疗感染伤口的临床意义重大,把感染伤口通过手术技巧变成无菌伤口,做一次手术就可以使伤口愈合,这种理念如果能被大多数人理解,将对外科临床治疗感染伤口具有重要意义。?

?
  记者:据了解,“全国首届胸骨感染外科治疗学习班暨首届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观摩沙龙”于2018年9月15~16日在北京举办。作为大会主席,从前期筹划到近期的演讲嘉宾组织邀约,您一定付出了很多精力,请您畅谈一下举办此次大会的初衷、会议特色、重点学术内容,以及本次大会的盛况?


  高永顺教授:首先,感谢媒体在传播先进医学知识,促进学术交流,支持新技术推广等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和贡献,以及对本次学术活动的支持。同时也十分感谢365医学网、心一康健康公益基金会、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学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心脑血管健康促进网、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心一康医生集团公司、兰州西脉记忆合金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


  全国首届胸骨感染外科治疗学习班暨首届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观摩沙龙于2018年9月15~16日在北京召开。作为本界学术交流活动的发起人,我首先要感谢全国心血管外科学界同道们的热情支持和鼓励!举办这次大会的初衷是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技术对心脏外科的这种严重并发症的治疗重要性——这项技术是我摸索出来的一种一次性手术治愈胸骨感染的手术方式。经过26年在全国100多家医院的临床应和技术传授,有些医生也用此术式治疗患者,证实效果可靠,解除了很多患者的痛苦,甚至挽救一些患者的生命。为了让更多心外科医生掌握如何将感染伤口变成无菌伤口的手术技巧和理念,这种技术需要交流,需要了解,更需要推广,才能让更多的胸骨感染患者早日解脱痛苦,远离危险。


  大会以“创新、开放,共同发展”为主旨,以多层面、多视角、多因素推动胸骨感染治疗的进展,为心胸外科同仁展示胸骨感染这一棘手并发症治疗的良好前景,降低患者围术期死亡率;提高心外科医生治疗胸骨感染的能力。


  本次会议由北京陆军总医院刘吉福教授主持,出席嘉宾有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成人外科中心主任、大会名誉主席许建屏教授;北京心一康健康基金会董事长李冬英女士;北京朝阳中西医结合急诊抢救中心戴滨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吴信教授;北京安贞医院张海波教授;青岛市立医院林明山教授;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孙建超教授;湖南湘雅二院潘昌鸣教授;陆军总医院周更须教授;河北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张永利教授;河北沧州中心医院周继梧教授、宋书田教授;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赵鑫教授、燕士翔教授、白霄教授;湖南湘雅二院谭昌明教授、符显明教授;重庆陆军军医大学新挢医院毛明春教授、燕荣帅教授;河北医科大学附属四院赵永波教授;浙江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陶开宇教授、白志轩教授;郑州市心血管病医院黄建岭教授等多位专家。


  会中进行了精彩纷呈的学术讲座,来自北京安贞医院张海波教授就《心脏外科胸骨刀口愈合不良的研究概况》进行了精彩演讲,北京阜外医院吴信教授为大家阐述了《心脏手术后胸骨感染外科治疗的临床意义》。会议中,我针对《胸骨感染的外科治疗理念和决策、胸骨感染外科手术要点提示》进行了精彩的演讲,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刘吉福教授带来了《胸骨感染与多器官功能障碍的外科治疗》,另外还有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崔振田教授演讲了《胸大肌肌瓣转移治疗心脏手术后的胸骨感染》、解放军陆军总医院陆龙教授带来了《外科手术治疗胸骨感染的围期处理特点》、解放军陆军总医院朱西庚教授为大家进行《53例胸部切口感染性病例形态学分析》讲解。


  本届学术会议的特色是课堂讲授与现场观摩相结合的模式。本次大会还设置了手术直播专场,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到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手术方式。鉴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的外科学界,目前尚没有能一次或短期治愈严重感染伤口的方法,采取授课与观摩相结合的交流方式,可以让与会者更直观地了解和掌握这种术式,为更多的患者服务。


  我从事外科工作40年,为多家医院主持和建立了心脏外科专业。现为汉喜医疗外科专家组成员,心一康医生集团专家成员。


  胸骨感染根治术是短时间治愈胸骨感染的最有效术式,得到全国很多外科心脏外科中心的认可,包括北京阜外医院、安贞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医三院、武汉亚心医院和很多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该术式解决了感染伤口一次手术治愈的难题,其2周治愈率达90%左右,为很多久治不愈的患者解除了伤痛,挽救了很多伤口感染危重患者的生命。


  会议的成功举办,让知识交流、技术切磋、智慧碰撞,使大家相聚在一起共享思想盛宴和学术大餐的同时也再叙友谊。让我们共同促进胸骨感染外科治疗事业发展,继续用最前沿的观点和最热烈的交流谱写新的篇章。


  记者:用一种战略眼光看待术后感染问题的话,人才培养是关键。在您从事外科工作40余年里,为多家医院主持和建立了心脏外科专业,培养了很多医院的医生用此技术服务于患者。那么,请您谈一谈对于青年医师的培养方面有哪些经验?


  高永顺教授:这次学术活动的主要目就是培养年轻医生,他们积极向上,乐意接受新的理念,勤奋好学,他们直接负责患者的治疗,对伤口感染患者的痛苦体验更深,治疗态度更积极,他们掌握了这种手术技能,患者就可得到及时的治疗。


  记者:陆军总医院心外科、北京朝阳中西结合急诊抢救中心,您组建的两个胸骨感染治疗中心,在您的带领下取得了可观之成绩。作为高氏胸骨感染外科治疗手术方法的开创者、学科带头人,最后请您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科室近来所取得的成效?


  高永顺教授:解放军陆军总医院心血管外科胸骨感染治疗团队共收治患者400余人,以胸骨感染手术治疗为课题培养研究生2名,治疗团队从手术、麻醉、手术前后期的治疗均有较规范的处理措施,一次手术治愈率达90%左右,为胸骨感染的治疗积累了较丰富的经验。


  北京朝阳中西结合急诊抢救中心胸骨感染治疗团队已收治胸骨感染患者200余例,患者一次性治愈率达90%,住院天数短,治疗费用与同类患者比较是较低的,深受患者好评。


  这两个治疗中心均由我直接负责患者的手术治疗,是外院胸骨感染患者主要治疗场所。

        以上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24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分享到
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365医学网观点

{{one.coment_name}} {{one.time1}}前

{{one.content_info}}

作者 回复

{{one.re_content_info}}

查看全部评论